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第3020節 連斬之術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连斩?”安格尔表情露出迷惑。
他对这个词很陌生,但从词义上来理解,似乎是指……连续的斩击?
安格尔想了想,聚集了数个幻术节点,幻化出一个场景:冥想中的男人,突然睁开眼, 拔剑而起,朝着前方的木桩以极快的速度挥砍出一抹剑光。男子收剑之时,身后传来“哗哗”两声,木桩上显现出了两道深刻的剑痕。
明明只是一次挥砍,却在木桩上造成了两道剑痕。
这就是安格尔理解的连斩。
“你说的连斩,是这个意思吗?”安格尔看向多克斯。
多克斯:“不算太贴切,但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为什么你要用我举例喂!”
“就算用我举例,把对象换成其他的不好吗?浅海力士也行啊。怎么能是木桩,而且我连木桩都没砍断, 怎么可能?”
安格尔幻象中那个拔剑斩击的男子,正是多克斯,手持的剑也是他腰间的那把红剑。
安格尔:“你可以理解成,我幻化的是凡人时候的你。”
多克斯还想说什么,但安格尔直接忽视了他的抗议,继续就连斩问道:“为什么不贴切?真正的连斩是什么?埃克斯会连斩能代表什么?”
多克斯:“你这个幻象表达的场面,顶多算是一剑双响炮,而且只是在物质界进行的斩击,只要速度与技巧过关,复刻出来不难。这能够算作连斩,但只能算是你们外行人理解的‘连斩’。”
“真正的、在我们血脉侧巫师眼中的连斩,可不是单纯对物质界的输出。真正的连斩,是能量招式都能在瞬间释放多次!而且,在攻击之时,只用一击之力撬动连斩之势。”
试想一下,血脉侧那恐怖的攻击在瞬间释放多次, 而且消耗还只是一击之力, 这样的连斩能力有多么可怕, 足以毁天灭地。
多克斯:“而这种连斩之术,是血脉侧巫师梦寐以求的能力,不是谁都能施展出来的。”
安格尔有点懂了,普通骑士或者剑士释放出来的连斩,就是安格尔之前幻象中所展现的,这在广义上来说是连斩,但不是血脉侧巫师眼中的连斩。
在血脉侧巫师眼中,连斩是一种强大的能力,甚至可以称之为秘术。
只是一击之力,却带来连绵的斩势,而且这种斩势还不仅仅限于物质界,还有对能量的应用。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斩击之术,的确很强大啊。”安格尔感慨一声,回头看向多克斯:“那你会吗?”
听到安格尔的问话,多克斯表情突然变得尴尬,有些结巴道:“这个啊……会一些, 会一些些。”
安格尔心中了然:会一些些的意思, 就是不会。
安格尔:“所以, 你的意思是,连你都不会连斩,那个叫埃克斯的人却能施展出来……我明白了,你在嫉妒?”
多克斯低声抗议了一句:“我没有不会,只是还没有熟练!”
“至于嫉妒埃克斯?怎么可能,我没有嫉妒。会连斩的血脉侧巫师也有,难道我都要一个个去嫉妒吗?”
安格尔一脸怀疑道:“不嫉妒,那你为何突然提到他的连斩?”
多克斯:“因为他没有资格使出连斩。”
“没有资格?”安格尔斜睨着多克斯:“这还不是嫉妒?”
多克斯叹息一声:“你根本不懂……算了,我来给你演示一下你就知道了。”
多克斯从安格尔那里借了几个幻术节点,然后通过精神力,飞快的将当时他看到的场景模拟了出来
暮色时分,商业区依旧繁华如昔,店铺招牌上散发出来的彩光,映照的低云发亮。
就在这月光都被霓虹遮掩的商业区中,突然,一道巨吼声响起。
如小山般的浅海力士咆孝着,从公会区窜了出来。像是一个蓝色的炮弹,飞快的朝着斗技场方向飞奔。
在这过程中,大地震颤,本来平静的商业区,呈现出来灾难来临时的惊慌,到处都是奔逃的群众。
虽然浅海力士没有去攻击奔逃的人,但也没有主动避让在它前进路上的人。
其中有一个修道服男子,因为大地不断的震动,导致他脚步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浅海力士也正好要经过修道服男子所在之地。
眼看着修道服男子就要被浅海力士给踩死时,埃克斯挺身而出。
他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修道服男子的身边,并且在浅海力士即将踩到修道服男子时,拔出了一把细长的钝剑,抵挡在浅海力士的脚下。
钝剑的一击并没有抵挡住浅海力士,那巨大的脚还在往修道服男子身上碾去。
在所有人都觉得修道服男子必死无疑时,浅海力士的脚下再次出现了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和之前的一击剑光完全一样,意味着他也是出自埃克斯……但埃克斯明明没有释放出第二道攻击。
埃克斯上前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拔剑一挥,第二件事是收剑拖人。
第一道剑光没有阻拦住浅海力士,埃克斯就开始拖修道服男子,让众人以为一切皆休时,第二道剑光出现了。
中间埃克斯没有做任何事,第二道剑光却是在第一道剑光挥出的半秒后直接显现。
并且,第二道剑光配合第一道剑光,将浅海力士给震退了一小步。
虽然只是一小步,但也给了埃克斯救人的时间……
以上,便是多克斯幻化出来的场景。
安格尔之前在看到商业区的巨大脚印时,曾经脑补过当时的发生的场景,而如今多克斯幻化出来后,安格尔确定自己脑补的基本没错。就连救的人,也的确是那位已经逃到繁星街区的修道服男子。
安格尔唯一没有脑补到的,便是埃克斯对浅海力士发出的是连续两道阻击,而非一道。
“很巧妙的力量,这就是你口中的连斩?”安格尔问道。
多克斯点点头:“是的,这就是连斩。”
安格尔:“这有什么问题吗?”
至少安格尔没有从幻象里的场景中看到什么异常,埃克斯施展出来的连斩,感觉和安格尔最初模拟出来的“剑士砍木桩”没什么差别。
倒是和多克斯嘴上吹的“连斩之术”,要弱上很多。
多克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这个连斩威力不强?其实我也觉得不强,但我能肯定,他使用的就是连斩。他的连斩表现出来的威力不强,但实际上已经掌握到了连斩的精髓。”
安格尔:“也就是说,他在连斩的路上,比你走的远。”
多克斯没好气的道:“别总拿着我比较,我都说了,他的连斩有问题。”
安格尔:“什么问题?”
多克斯:“连斩能达到像他这么顺滑,甚至举重若轻的地步,足以见得其连斩之术已经相当深厚了。但是,他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他施展连斩,这也是为何我说他没有资格施放出连斩的原因。”
“为什么他的身体支撑不了他施展连斩?”安格尔没懂什么意思,连斩还有身体要求?
都市超級醫聖
多克斯:“真正的连斩,当然有身体上的要求,他的血气和能量都必须庞大到超过一个量度……这是学习连斩的基础。目前,我的血气也只是勉强达到学习连斩的条件,而他,一个不是血脉侧的人,血气比我弱了不止一筹,却能学会连斩并施展出来,这很有问题。”
埃克斯不是血脉侧的巫师?
安格尔之前见到过埃克斯,反正他没有判断出埃克斯是哪一个架构的巫师,但看他的打扮,加上膨胀的肌肉,安格尔便猜测埃克斯可能是血脉侧巫师。
现在看来,猜错了?
多克斯无奈道:“是不是血脉侧巫师,我难道还能判断错误?我好歹在血脉侧巫师里也小有名气的!”
“我可以确定,他肯定不是血脉侧巫师。除非……他的实力已经远超于我,二级真知巫师以上的实力,可能会瞒过我,但你觉得他有这样的实力吗?”
安格尔想了想之前见到埃克斯时的情况,还是摇摇头。
埃克斯如果真的是二级真知巫师以上的实力,其见到安格尔时,情绪就不该出现谨慎,而是坦然无畏了。
所以,单从情绪感知上来说,埃克斯就不像是一个能靠实力层级碾压的强者。
以安格尔的经验来判断,埃克斯的实力应该是正式巫师以上,真知巫师以下,层级在一级巫师的前中期。
安格尔:“会不会连斩也有其他的学习技巧呢?不用靠血气和能量的技巧?”
多克斯重重点点头:“有!”
安格尔本来以为多克斯会反驳,没想到多克斯这次却承认了。
在安格尔疑惑的时候,多克斯澹澹道:“正因为还有其他的技巧,这才是我怀疑他的重点。”
“真正的连斩之术,最初的起源是蛮荒界的野神。”
“如果埃克斯不是靠血气修行出来的连斩,那只有一种可能,他的连斩是野神直接赋予给他的……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这里,如果安格尔还不懂,那就是真傻了。
神祇,不是一个种族,而是对各个世界宗教信仰之源头的称呼。
巫师界是没有神祇的,因为在巫师的心中,他们自己就是神。但巫师界周围不少的世界,都是有神祇存在的。
譬如说深渊的魔神、洛夫特的邪神、德鲁纳的外神、蛮荒界的野神……
虽然她们的实力不一,但从分类上来说,这些都能算作神祇。
其中,魔神、邪神对巫师界没有那么的觊觎,外神和野神则渴望插手巫师界,尤以野神对巫师界的威胁最大。
从巫师界有那么多的蛮人混血,就可见一斑。
野神,是目前极端教派打击的最严重的域外神祇,同样的,野神也是插手南域最多的神祇。
各地都发现过野祭,死亡的平民无数,渗透进来的蛮人也是无数。
到如今,极端教派都没办法彻底祛除干净野神的首尾,像是费兰大陆的中部,甚至还有一片广袤的蛮荒区域,里面存在大量原始部落,蛮人、人类混血随处可见;就可知野神的触角,在南域伸的有多么的长。
如果埃克斯的连斩来自野神的赐予,那他极有可能是野神的神卷,哪怕他是人类,都有可能成为蛮荒界的间谍。
这也是多克斯为何如此关注埃克斯的原因:埃克斯的连斩背后,是否存在隐情?
当然,安格尔相信多克斯关注埃克斯,也不单单是为了帮极端教派找间谍……毕竟,野神能在南域伸如此长的触手,还有一个因素,是人类最先去撩拨蛮荒界的。
而且,人类有大量的巫师在蛮荒界,其中占比八成的都是血脉侧巫师,就是为了获得蛮荒界魔物的血脉。甚至,还在蛮荒界建立了超凡之城。
所以,双方其实都不算无辜。
一个野神的小小神卷,还不至于让多克斯挥舞起大义的旗帜。他关注埃克斯肯定还有自己的小心思,譬如说:进一步的学习连斩。
但不管多克斯想法如何,这个埃克斯的连斩之术,如果真的来自野神赐予,这就不是什么小事。
而且,安格尔也猜测,这个埃克斯可能和袭击者相关。
这么一来,那这次的袭击,内幕可能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不过,安格尔还是没有完全的将多克斯的猜测当成真相,这个埃克斯身上还有很多的矛盾之处,还有待观察。
而且,连斩之术就真的只有两种获取的方法吗?
之后可以去梦之旷野找人询问一下,或者,直接询问黑伯爵也可以。
想到黑伯爵,安格尔突然转头问道:“对了,黑伯爵大人他们没有跟着你们一起吗?”
多克斯摇摇头:“没有,瓦尹和黑伯爵大人去和必洛斯家族谈判去了,我是单独回来的。不过,如今比伦树庭遭袭,必洛斯家族的巫师应该已经得到消息,说不定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瓦尹他们,估计也会跟着一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