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赤俠》-146 袁君平展示


赤俠
小說推薦赤俠赤侠
“巢湖!是巢湖!此湖以后叫巢湖——”
重生之錦繡嫡女 小說
龙爪成山,临湖成岛。
一个邋遢道人从漂浮的水缸中爬了出来,看到“巢湖”二字之后,顿时上岸手舞足蹈,然后摸了摸脑袋,摸了摸身子,更是哈哈大笑:“活着, 还活着,哈哈、哈哈……”
魏昊看到那巨大的“巢湖”二字,也是感慨,隐隐猜测,晚上那遥远时空中的巨影,或许真的就是人祖之一的“大巢氏”显灵。
只是,有一件事情魏昊很在意, 如果没有自己,最后那只龙爪没有被轰断,大巢州数百万生灵的下场,又会如何?
或许,某一个时空之中,便是有过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那里,没有自己,没有汪摘星,没有背负众望的伟力, 没有“众志成城”对抗“乾坤一掷”。
狗子“汪”了一声,吐着舌头小跑过去,也顺便消消食。
邋遢道人甩着一根破旧拂尘, 踩着一双破洞布鞋, 见了汪摘星, 连连笑道:“你这小黑狗, 可要道士我给你算上一卦呀?”
“汪!!!”
狗子背脊耸起, 狗毛炸开, 冲着邋遢道人呲牙咧嘴。
“哎哟哟, 好吓人的嘞~~你不算啊, 你不算那道士我就要走了嘞~~”
“袁君平!!你不能走!!”
一声娇叱,就见一道绿光遁来,落地化作绿衣姑娘,正是小青。
“哎呀,贫道我没有什么好算的,青丫头,你放过贫道……”
“劫数!劫数!劫数!要是没你说的劫数,白大郎根本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你竟然想一走了之?!”
“贫道我……”
邋遢道人袁君平一脸苦笑,连忙道,“这劫数,已经是改过了的啦。青丫头,贫道我就收了五百两银子而已……”
伸出五指,晃了晃,袁君平还是垮着一张脸:“贫道也是见白家的小公子秉性纯良,这才给算的一卦。若是在夏邑东郭,没有五千两黄金,那可不行滴~~”
“油嘴滑舌!看我怎么治你!”
小青突然抽出一柄剑, 就是要刺向袁君平。
邋遢道人吓得哇哇大叫:“青丫头, 青丫头,你这脾气以前不是这样的, 怎么变得跟北阳府的青大娘子一样不可爱?”
“呸!找死!”
“小青,不可冲撞道长。”
只见白星一身素衣,银鳞为饰,娉娉袅袅到了小青身旁,冲袁君平行了一礼之后,这才抬头看着道士:“袁先生,我哥哥一向喜好玩耍,若非在袁先生这里算了一卦,也不会外出游历增长见识。为此,我要感谢袁先生的……”
“不敢当,不敢当,贫道我也只是拿钱办事,拿钱办事……”
邋遢道人将拂尘插在脑后,连忙躬身还了一礼,毕竟晚上魏昊救百姓,白星救魏昊,他道士能活下来,不感谢别人,怎么地也要感谢魏昊,而救了魏昊的白星,受他一礼绰绰有余。
“哥哥游历归来之后,懂了许多道理,对此,还要再谢袁先生……”
“当不起,当不起,这都是白娘子兄长的智慧,贫道不敢居功,不敢居功……”
“哥哥回家时常说,等以后我夫君,也就是魏家哥哥来了大巢州,就请道长也给算一卦……”
“贫道有急事要走!告辞!告辞!告辞!”
一听说要给魏昊算一卦,袁君平两腿哆嗦,赶紧开溜。
只是正要转身离开,却听白星唤道:“魏家哥哥,这便是夏邑来的‘东郭先生’,当朝国师的亲叔叔。”
“嗯?就是白兄常说的那个袁君平?”
我給萬物加個點 小說
“嗯。”
走过来的魏昊龙行虎步,径自到了袁君平跟前,抱拳行礼之后,问道:“袁先生,有礼。”
“有、有礼……”
袁君平暗道苦也,转过身,尴尬地笑着,冲魏昊还礼,然后小声道:“魏相公啊,贫道能力有限,不是谁都能算一卦的。”
“我没打算算命。”
“也是,魏相公是个不信命的……”
情不自禁接过了话,袁君平连忙双手捂嘴,眼神尴尬地看着魏昊。
魏昊顿时奇道:“莫非真能算一个人的过去未来?”
“不能精准,但能模糊。”
见魏昊并不为难他,袁君平索性也放开了,手中拂尘一甩,扬起一抔巢湖水,落在岸边的泥土上,然后水流又重新流淌回巢湖。
“算过去,便是知道这一点水,来自巢湖,但是巢湖的哪些水,便不得而知了;算未来,便是知道这些水会流往哪里,可水流多变,有许多路径、轨迹,这是不可估量的。”
袁君平看着魏昊道,“贫道给白公子算的那一卦,便是知晓巢湖大灾会来……”
轰隆!
晴天霹雳,直接劈向了袁君平,然而魏昊站在身旁,只手挡下了这雷霆。
“哈哈,来呀,来劈我呀,道爷在此,你袁家爷爷在此,来呀,劈我啊,怎么不劈了?”
得意洋洋的袁君平对着某个方向极尽嘲弄,然后挺起胸膛,往魏昊身旁靠了靠,更是底气十足地继续说道:“只是道士我虽有神通,可实力实在是有限,道破天机就得死,我扛不住几道惊雷啊……”
言罢,袁君平指着偌大的巢湖:“便是这等大灾,道士我知道了又有何用?没用。张嘴说不出来,不是白搭?”
双手一摊,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魏昊眉头微皱,甩出“二十四节羊魔鞭”,将那霹雳直接抽断。
咔嚓!!
一声脆响,道旁一棵野柳当时就被劈断了几个树杈。
“若无魏相公,贫道就实话说了,我便算到小白龙必被分尸,为大巢州知州姚馥兰所吞食!”
“嗯?!”
魏昊双目圆睁,吓得袁君平往后退了一步,又连忙往魏昊身旁靠。
怎么看还是魏大象靠谱得多。
夜里那一战,当真是大巢州的擎天柱。
“这巢湖,原本会在悄无声息之间诞生,道士我最多庇护一两个白家沟的老弱妇孺,多的,那也是救不了。可白公子外出游历,认识了你魏大象,这就是出现了转机!”
袁君平很是兴奋,“正所谓,若日种种如昨日死;今日种种如今日生。想要逆天改命,只有靠自己。可这大夏朝,不……就算是前朝大虞,前前朝大唐,神灵晦涩、妖魔丛生,信神认命者比比皆是,谈什么逆天改命?”
轰隆轰隆!!!
两道惊雷劈来,袁君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反而还用小手指掏着耳朵,魏昊帮他挡下惊雷,他却悠哉悠哉继续道:“只有遇上了你,白公子才会开悟。‘明事理’三个字,份量很重,白公子能够‘得一心’,堪称罕见灵秀真龙。于是在无形之间,他自己就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魏昊听得心惊,只觉得袁君平这样的本事,居然当不了国师?!
“道长,你有这样的神通,怎么会做个闲散道士?”
“我倒是想当国师呢?我能吗?没有那个能力,当不了!”
袁君平说罢,又认真打量着一番魏昊,便道,“道士我虽看不出你的来历,但是,却知道你跟大夏朝百姓,截然不同。”
随后又压低了声音,遮住了嘴巴,唯恐被人看到唇语,“我若不外出避难,必被我那侄儿所害。躲在大巢州,也是想着五大人祖之一的祖庭,多少也要安全得多。”
“国师袁洪?”
魏昊眉头微皱,更是奇怪了,“你是他的叔叔,为何他要害你?”
“若是得了我的神通,他便更加厉害了。”
“你这神通……”
“道士我也是神仙之才,可惜凡胎肉体,没机会修炼,可不是我不努力啊。”
“……”
“魏相公可别不信,我袁君平通晓古今,能算天地人神鬼,就是实力不济,算厉害的容易遭雷劈。道士我要是有你这擎天柱一般的肉身,我算死它们!往死里算!谁投胎就趁年幼掐死,谁避劫就去捣乱……”
“……”
难怪是邋遢道人,这整个人灵魂都是邋遢的。
魏昊又问道:“昨夜出手相助的神人,不知可是‘大巢氏’?”
“是也不是。”
涉及“大巢氏”,袁君平说得就不多了,闭口不言,但魏昊若有所思,大概猜到是个什么状况。
那个遥远时空中的巨影,应该不是“大巢氏”的本体,隔着遥远时空,困住一头巨龙,也是让魏昊极为羡慕的伟力。
“龙爪山的主人,又是谁?”
“这……”
袁君平吃不准魏昊的实力,但一想到集合大巢州众望,也就只是轰断了一只龙爪,他便有了判断,“贫道不能说。”
“能不能暗示?”
魏昊也猜到可能是自己挡不住说出来的雷劈,所以换了个问题。
“唔……让贫道想想。”
掐指一算,袁君平琢磨了许久,下定决心道,“‘隐龙’,此二字,魏相公能参悟最好,悟不到也就算了,不必计较。”
“‘隐龙’?”
这如何能猜到?隐藏起来的巨龙?隐世的神龙?隐身的龙族?
没有头绪,魏昊也就听从袁君平的建议,没有去琢磨,等以后碰上了,总归认得出来。
而且根据袁君平所说,昨天晚上的确是“大巢氏”跨越时空前来相助,那么这个“隐龙”,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实力远不如“大巢氏”。
有了这个判断,范围就缩小了许多。
找一找,总能找到的。
此事埋在心中,魏昊没有多问,但是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被他找到是哪条巨龙,必定剥了它的皮,抽了它筋,不让它经历无数痛苦,绝不轻易杀了它!
某日的郊狼和花栗鼠
魏昊气势微变,自己并没有察觉,但袁君平却是感觉到了那股杀意,顿时暗暗咋舌:好家伙,此人真是凶神恶煞。
平复了心情之后,魏昊又问袁君平:“袁先生,你侄儿有什么弱点?”
“……”
脸皮一抖,袁君平只觉得魏昊是真的生猛。
“不能说?”
“不是不能,是不好说。”
袁君平左思右想,在原地咬着手指甲转圈圈,然后道,“贫道若说我那侄儿,是我侄儿,又不是,魏相公可信?”
“信,你就算说他是妖怪,我也信。”
“……”
沉默了一会儿,袁君平拍手道,“哪有国师是妖怪的?”
“在我眼里,国师如果不是妖怪,才是神奇。”
“……”
袁君平面色如常,冲魏昊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然后便道:“不说国师不国师的,就说这弱点、命门之类,需要找到根脚,好比治病……对症下药。”
“袁先生平日里最讨厌什么妖怪?”
“贫道有什么讨厌不讨厌的。”
眼珠子一转,袁君平反过来问魏昊,“魏相公你呢?讨厌什么妖怪?”
魏昊看着不远处的龙爪山,小黑狗已经端坐其前,打量着上面的“巢湖”二字,一动不动许久。
“龙妖?”
带着点怀疑,魏昊看着袁君平说道。
“第二讨厌呢?”
袁君平无奈,只好再问。
想了想,想到了姚馥兰,“人妖?”
“……”
袁君平沉默了一会儿,再问,“第三讨厌呢?”
“第三?”
魏昊于是再想了想,“是一只臭猴子,巫三太子!”
“臭猴子是挺讨厌的。”
“……”
两人对视一眼,便是都沉默了下来。
魏昊抬头看了看天空,没有晴天霹雳。
“放心,说这个不至于遭雷劈,只是会遭受诅咒,这几日必然会有祸事临头。说不定喝水都撒牙缝。”
袁君平倒也放得开,见巢湖旁边有叶子掉光的桃树,便指了指,“魏相公,你做几个桃符送我,我拿来避祸。”
“……”
这一幕瞬间让魏昊想起了汪伏波,不过汪县令是拿来辟邪的。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拿来避孕……
“些许事情,稍等片刻。”
手一挥,祖传宝刀落在手中,魏昊砍了桃木,做了一串桃符,然后刻字其上。
袁君平看了看魏昊的字,感慨道:“不愧是明算科的俊才,每个字的线条都是苍劲有力。”
这一幕瞬间让魏昊又想起了汪伏波,不过汪县令当时夸的是一条狗。
揣了一串桃符在怀里,袁君平这才松了口气,冲魏昊拱手道:“如今‘大巢氏’的祖庭被洪水淹了,虽说定下‘巢湖’名分,但毕竟人不是在水里活着的。老道我只能再寻个地方藏起来,就跟魏相公告辞了。”
“可是再去寻个人祖的祖庭?”
魏昊问道。
“总得是差不多的,才安全。”
“那去寻别处的大神祖庭可好?都是人族,何必指着祖先祸害?”
“……”
袁君平觉得魏昊说得很有道理,打开了自己的新思路。
可又觉得不太妥当,别的大神,凭什么来庇护你?
还是祖宗保佑最靠谱。
当下拱了拱手,跟魏昊告辞之后,又转身对一直没说话的白星说道:“白娘子,以后性子不要这般火爆。”
“臭道士你胡说什么?!”
小青瞪了他一眼,“我家姑娘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子从来都是温润如水,你却胡说什么火爆!”
“你这条青蛇根本不如‘青大娘子’,到时候别人都下蛋了,你就只能干瞪眼。”
“我扎死你!”
“君子动口不动手!别以为老道我真的怕了你,我天赋神通,通古晓今,我只是不想伤害你……”
话没说完,袁君平已经化作一道青烟,溜出去半里远。
不多时,这邋遢道人彻底没了踪影,三步两步就是数里路,显然有缩地成寸之能。
魏昊顿时觉得奇怪,这道士既然有这手段,为何不早早离开。
但是一想,他是来“大巢州”避难的,肯定是外面不安全;而后来“大巢州”变成了“巢湖”,里面也变得不安全,外面更是被阵法洪水封锁。
等袁君平离开之后,魏昊见狗子还在龙爪山岛前坐着,于是上前查看,见狗子盯着“巢湖”两个字一动不动,正要开口,一想这狗子很有灵气,说不定又是在顿悟。
只听狗子道:“巢,家也。”
然后狗子扭头看着魏昊:“君子,那定下‘巢湖’名分的大神,应该就是想要传达这个意思。”
“不要忘了家?”
“不要忘本。”
狗子接着道,“‘大巢州’这个‘大巢氏’人祖祖庭固然是毁了,但只毁了其形,只要人们还记得家是怎么来的,有没有‘大巢州’这个祖庭,也没有多少关系。只要有家,总能兴旺起来。”
说罢,狗子看着看着四周,巢湖之畔,一切都是百废待兴,残破的家庭都在选择重建。
哪怕有亲人逝去,也会心怀悲伤而继续生活下去。
一起活下去的亲人,就是家人。
而茕茕孑立、孑然一身的人儿,会在冰冷的人世中,重新寻找彼此,重建全新的家庭。
孤独的人,会有新的家人。
新的家人,就是新的生活。
逝去的亲人,不想看到生者于悲伤之中踟蹰不前,唯有盼望生者继续前进,继续或快乐或悲伤地生活下去。
这就是“家”。
“人祖定下‘巢湖’名分,就是告诉活着的人,哪怕屋舍没了,家也不会没有。”
狗子一番话说得魏昊一愣一愣的,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么深。
但是狗子又道:“不过这些都是我自己瞎猜的,君子只当一家之言就好。”
“呃……”
魏昊一屁股坐在狗子身旁,摸了摸它的狗头,“小汪,我有没有耽误你考状元?”
“……”
狗子也是无语,继续盯着“巢湖”二字,铁画银钩,看着极为拙朴,有着远古蛮荒时的苍劲。
就像是用石斧石锛劈出来,凿出来的。
人族的第一批屋舍,一个个“巢”,应该都是这么来的吧?
狗子想着想着,便觉得这“铁画银钩”真是神妙无比。
一旁魏昊见它又入定,顿时感慨:又顿悟?有点强啊。看来我也不能松懈,是时候找机会继续提升“烈士气焰”,别到时候还不如一条狗。
他也想好了,自己悟出来的气血操控之法,古人已经有过类似的,就是“烈士气焰”,他只要参考一下前人怎么锻炼的,自己就可以依葫芦画瓢。
之后便要找到巫三太子,砍死那只臭猴子,给水猿大圣送个礼。
他便不信了,砍死水猿大圣的儿子,它会一定动静都没有。
只是要搜寻水猿大圣的信息,倒是有些困难,只有传说就是白费功夫。
留着狗子继续参悟,魏昊起身离开,找到白星之后,便道:“白妹妹,我有一事想要打听。”
“魏家哥哥只管问就是了。”
“我若是想要打听天下大妖的根脚,去哪里最好?”
白星若有所思,然后抬头对魏昊道,“大夏京城夏邑,是最好的去处。”
夏邑虽好,可是现在去不妥,风险很大。
于是魏昊又问:“除了夏邑呢?”
“名山大川,江湖海洋,所有大山山君、名水水君之府邸,也能打探一二,但应该都会有限,大多只记录仇家或者习性相同的大妖。”
“比如水里的妖王,龙神府就会记载?”
“嗯……可以这么说。”
白星说罢,又道,“魏家哥哥何不就此前往彭蠡泽或者洞庭湖?”
“彭蠡泽不熟。”
“洞庭湖却是个去处,田姐姐出身在此,正可引荐。”
“可是听说现在龙神府全然没有消息,只怕去了,只能看到一片碧波,府邸在哪儿都找不到。”
魏昊这光景比较想去的是东海,一是旁边有汪伏波可以帮忙,二是鲸海三公主那里说不定可以用蜃龙珠来做个交易。
比如蜃龙珠继续为五潮县作贡献五十年,五十年之后,鲸海三公主就可以拿走。
如此一来,也算是各取所需。
“魏家哥哥,龙神府全然没有消息才好啊,正因为水君不在,此时去借阅一些典籍,那就要看各房司库们答应不答应。田姐姐身份摆在那里,有她传话,定是要容易得多。”
“也对啊。”
眼睛一亮,这话说得有理。
主人这时候不在家,可不是管事儿的能给予职务方便么?
他又不是抢劫龙神府,只是想要查看一些典籍,比如《妖王传》《大妖志》之类的东西。
看完也不拿走,还是物归原主的。
于是魏昊便道:“此去洞庭湖,倒是有些距离,白妹妹是一起走,还是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跟我回江东?”
“自然是一起走,有魏家哥哥在,我也不必担惊受怕,也好增长见识。再者若是哥哥又要大显神通,我也算能帮上些许小忙的。”
“妹妹神通哪里是帮上小忙,我若是坦克,你就是奶……咳嗯,妹妹神通,天下罕有,我可是非常佩服的。”
“那一路上,就劳烦魏家哥哥照顾了。”
“好说!”
魏昊拍着胸膛,对此不以为意。
找到正在帮忙赈灾的“田螺姑娘”后,魏昊把此事这么一说,莹莹顿时大喜,这岂不是绣球二传?合该她莹莹把握住机会?
当下拉住魏昊的手,笑着道:“相公放心,去了洞庭之后,妾身定然引路。”
“不会太过麻烦你吧?”
“相公怎么说这般生分的话。”
“那就好,那就好。”
魏昊这下也就放心下来,徒增变故,那就非常的不痛快。
等到下午,陆续有人过来祭拜“金蛟堤”,魏昊这才想起来金甲鳄王相助一事。
按照袁君平所言,这一代妖王正常的发展,是帮凶祸害,但最后的结果来看,从犯帮凶它是,但最后挽救这么多人,金甲鳄王立了大功。
不过功过不能混为一谈,金甲鳄王救了的人,不能替被它害死的人去宽恕它;同样的,被它害死的人,同样不能去仇怨被救之人去缅怀它。
生灵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非黑即白,从来都是复杂的。
魏昊心念一动,便叫了一条快船,通过巢湖之后进入大江,然后过江前往左阳府,随后便是沿着江堤寻找金甲鳄王遗留的气息。
本以为没有结果,却在半道上遇见两个鬼差,不过不是步行,而是驾着马车。
马车内传来一丝气息,魏昊一愣,想要询问,但若有所思,便继续反向赶路。
等魏昊离开之后,两个鬼差在马背上说道:“老太君,莫非您生前认得‘赤侠秀才’?”
“啊?老太婆我怎会认识?”
“那就奇怪了,刚才他分明驻足了一会儿,想要询问什么。”
“噢……”
马车内老太太忽然有些恍然,“莫不是我那干儿认识的?”
而此时,魏昊已经到了一处内河堤岸,见一处小院内外缟素,但却并不悲伤,上前一探,才知道有个洪家人瑞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