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子墟錦瑟起 線上看-第八十五章 梨鈴至邪卻有情推薦


子墟錦瑟起
小說推薦子墟錦瑟起子墟锦瑟起
“若不是那强大的信念将他支撑,谁能每天用自己的命去喂养一件不再保护自己的东西,为了同脉安全,方愿牺特牲自己。若说其他人,章某必不相信,但是燕捕头……”
宋令箭拿着铃,像个好奇的少女,在自己脸前摇了好一会儿。铃铛也像个调皮的孩子,愣是哑哑的不肯作声。
突然宋令箭的轮廓光芒四射,离铃疾响,叮呤不休清脆到尖锐!
章单单大惊失色道:“莫贪这一时玩笑来摧力,离铃反噬之力非同一般!”
宋令箭整个人熄灭了,似乎一点生命气息都没了。好一会儿再慢慢亮起。
“这铃用得好,是家宅护神,用得不好,便是杀人之物。所幸落在燕捕头手中,否则这外头又要起夺宝之念,又是一场横世灾难。”
“这铃总不会一直为同一血脉所用吧?如何能消除旧血,换之新血?”宋令箭刨根问底式地追问着。
章单单充满戒备道:“无可奉告。”
宋令箭笑了:“多心了,我对这些小物件没有兴趣。只是既然我能想到这点,另外有心之人也能想到。”
“解血的法子众说纷云,就算要试,也得手握离铃才是。既然燕捕头能喂之新血为已所用,他必也知道如何解旧换新,只是——”
只是我爹已死,这解血之法是否也随他长埋地下?
“燕捕头刚正豪气,燕家血脉必也不是肖小之辈,离铃既然已有仁义之主,何必求出破解之法?”章单单虽然一直要撇清与我爹的关系,但话里话外的又非常维护我爹。
宋令箭笑了:“你说得是。”
我的心起伏不定,前面已有孟无的扼腕扣,现在又有这离铃,这些我做梦都梦不到的奇物居然出现在我的身边,只为我们燕家所有。
一个小小镇上的捕头,会有这样的东西么?
章单单动身走了走,道:“宋姑娘这铃铛还是拿回去吧,所谓怀璧其罪,章某人长年简居,素无大事,而这离铃出现在院中不久,马上便遭大乱,可能有心的人也知道有此物出现。章某人在此,只是个木匠。”
什么意思?难道章单单的木院遭窃,是因为我的这个铃铛?可是这铃铛每天都挂在我院门上,要拿随便摘走,也没见它消失过啊。
宋令箭接回了离铃,将盒子还给章单单,道:“那么,打扰了。”转身走了。
夜声的手离开了我的肩膀,突然一切都黯了。
我喃喃道:“原来这铃铛,是我爹的心血与心意,我却将它当成一个响门铃,挂在门上迎客。”
夜声道:“那也是一种价值,总比像宝贝一样藏在盒里、或被心怀歹意的人拿去使坏了要好。”
我点点头,心中却无比难过,孟无说,爹对我们的保护大过我们的想像,这离铃就是其中一样,内心深处我是真的在怪他?还是想用恨来盖过那无可挽回的丧父之痛?
“时候不早了,正午将至,巷中炊火生烟,已没有什么好听,姑娘还是回家去吧。”夜声静静道。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夜声笑道:“应该是小生谢谢姑娘才对。”
我奇怪道:“为什么谢谢我?我什么也没做……”
夜声温柔道:“就当谢谢你陪小生这孤独的瞎子一起听这里的声音吧,不过,因为小生现在还不想惊动要找的故人,所以希望姑娘出去后也能对小生的事情保密,等到时机成熟,小生会去见他的。”
我点了点头道:“恩,一言为定。”
“那么,就此别过了哦,姑娘前面走到底再左拐,就是方才布店的后巷了,下次见喽。”
“下次怎么见——”我话还没问题,却已经感觉不到周围的呼吸与脚步了,夜声走了?
觉醒 1
这夜声,是来寻海漂的吗?
我一直回想着方才他的声音语声,想捕捉些什么蛛丝蚂迹,他与海漂的确有共同点,比如说话都很温柔,比如脾气都很好的样子——
还有,我突然想起夜声最后说的话,他说,前面走到底再左拐就是方才布店的后巷——我跟他相遇并不是在布店后巷,我被那惊叫少年一声有鬼吓得六神无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去了哪个巷子,他怎么知道我是从布店后巷来的?
难道他在某条巷中听到了?
这么想着,我到了家,摸着推开了门,突然想起那个平时挂在门上的离铃,爹我将离铃留给我,应该有所启示才对——
遗书——
“飞姐,你怎么从外面回来啊,我以为你在房里呢。大清早的你去哪了?刚才曹先生带着——”夏夏一看到我就有很多的话要说——
曹先生?曹南?
曹南来一定是衙门的事,我警觉道:“曹先生来说过什么吗?燕错怎么样了?”
夏夏道:“哦,曹先生说,燕错已已经从牢中提到了衙房软禁,让飞姐不用担心。”
武道神尊
我心一紧,他们将燕错从牢中提出,难道是燕错说了什么吗?他是不是向上官大人供出了宋令箭,以此来换自己免于牢狱?
“还有——”
“宋令箭呢?”如果燕错真的供出了宋令箭,那她岂不是很麻烦?可是刚才她还挺有闲情逸致的在套章单单的话呢。
“宋姐姐?大清早她来院子取走了铃铛,说有事要出去,没听到她回来。”夏夏被我打断了话茬,只能老实回答道。
進化 之 眼
不行,我不能问宋令箭,她一定会奇怪我为什么突然又问遗书的内容,说不定会发现我偷听她巷子里的对话。
郑珠宝,郑珠宝看过,而且她很细腻,一定会记得其中字句。
“郑小姐呢?她回来没?”
“她——她昨晚走后没再回来。”夏夏的音调突然低落了许多。
没回来过?那就是她在黎雪那儿一直没有再回来。
夏夏静静道:“飞姐怎么了?找她有事么?”
我乱得狠,也无心跟夏夏解释什么,只快点回房找到遗书,确保它还在。
“没事,就问问,我先回房了,若是有人来找,就说我在休息。”我向房间走去。
“可是——”夏夏好像有事要告诉我,但我实在无心停留,道,“有什么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吧,我休息好了会叫你。”
“恩,好吧。”夏夏叹了口气,转身好像去了后院。
我回到房间,放好拐杖,在梳妆桌的抽屉里翻找着,遗信放在哪里了?我急急忙忙找着,上次——上次好像是我让郑珠宝帮我念的,后来我因为一直无法清醒原谅而一直没去理会这封遗书,那是郑珠宝帮我收起来了么?
我坐在房中发愁,后院夏夏与人对话的声音斜风细雨地飘进了我耳朵。
只听夏夏道:“哎,慢点吃,别噎着,都是你的嘛。”
“恩,恩——”另个人似乎吃得很急,但听得出来是个少年。
夏夏的少年玩伴不多,要好的只有小驴,这声音明显不是小驴的,夏夏何时有了新朋友?
“你的飞姐醒了么?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呀?”少年含糊不清,像是含着吃的在讲话。
夏夏道:“还没有呢,等她醒了会来叫我的——大宝哥哥, 你从哪里来的啊?会我们这偏远的小镇干什么呢?”
“我来找我娘。”叫大宝的少年语声突然清晰了,想是将嘴里的东西都咽干净了,不过,这声音憨中带傻,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找你娘?你娘是谁啊?”
大宝道:“我娘,就是我娘啊,我爹一定将我娘藏在这里了,我要把娘找出来。”
夏夏笑了:“哪个爹爹会把孩子的娘亲藏起来嘛,你大老远自己一个人来这边,你爹知道吗?”
大宝道:“我爹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把我关起来的。”
夏夏道:“你爹这么凶啊?”
大宝道:“是啊,可凶了,凶得家里所有的人都怕他——只有我娘不怕他,所以我要把娘找回来给我撑腰。”
又是一个来寻亲的?
夏夏道:“所以,你就去衙门找大人了么?”
太宝道:“对呀,可是我还没摸到衙门在哪,就在巷子里看到了你家飞姐,还被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是红眼睛的鬼呢,嘿嘿嘿。不过,那个大人也好凶哦,一直动不动这样瞪我。”
说到这,我也想起来了,原来这大宝就是我早上在巷子里遇上的少年,大叫有鬼,原来是因为看到我通红的双眼。
夏夏马上咯咯笑了,道:“大宝哥哥快别瞪了,逗死我了。刚才带你来的那个不是县官大人,我们这儿的大人是上官哥哥,可温善了呢。”
大宝恍然大悟道:“原来那个吹胡子瞪眼的凶大叔不是大人哪。那他怎么会在衙门里头?”
“他是曹先生,是上官哥哥特意请来的先生呀。上官哥哥才是大人,可比曹先生要年轻多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有大人都要有胡子呢——”
“夏夏,快!”突然一声低喝,吓了我一大跳,我根本就没有听到巷里有什么脚步声,可是这低喝已经从院子飘到了后院去——步声,可是这低喝已经从院子飘到了后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