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1267章 全新的魔法校園推薦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格兰芬多学院和拉文克劳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隔得并不远。
虽说没有赫奇帕奇与斯莱特林那么近,但其实也就多上一层楼的区别而已。
在验证了野猪拱菜事实后,暴怒的“菜农”们浩浩荡荡地朝格兰芬多学院方向涌了过去。
弗立维教授的声音在愤怒的家长们之中显得格外渺小——事实上,他也是才知道学生们居然这么……开放。
“开门,胖夫人,我们有事情想和里边的一些学生谈谈。”
“还有家长, 这必须严肃谈谈,给个说法!”
“弗立维教授,您可以帮忙劝胖夫人把门打开吗?”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入口前,一众拉文克劳家长气势汹汹地围在胖夫人的画像边。
作为霍格沃茨的老生,不少成年巫师很清楚画像移动、回应的规则,提前用魔杖封死了胖夫人躲闪空间。
“画像串门”、“画像失踪”这些技巧,在拉文克劳学院的巫师面前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许多人在念书的时候,就懂得如何与霍格沃茨的画像交涉,不过他们也没有选择魔咒硬闯——霍格沃茨画像后的通道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物理空间,开门人是必须条件。
因此,劝说胖夫人打开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无疑是最正确、也是最便捷的方式……顺便还能堵住对方的去路。
“抱歉,先生们、女士们,请告诉我口令——”
胖夫人手中紧张地环视着四周情绪激动的巫师们,努力着保持镇定。
“没有口令就无法进入休息室,这是规定。或者……建议诸位先询问到口令。”
在她漫长的宿管生涯中,不乏遇到想要强闯休息室的学生,不过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更不用说, 弗立维教授也在现场, 她相信这位拉文克劳学院院长不会坐视其他巫师破坏画框。
“口令?!那么很好……”
艾克莫夫人扬起眉头,气势汹汹地追问道。
“请问,现在谁知道口令,我们应该询问哪一名教授?”
“麦格教授,还有级长们……每一期口令我都会提前通知他们——”
“呵,那您倒是说说,我们现在怎么找到她们——”
艾克莫夫人气得笑了起来, 微微眯起眼睛,正准备发作。
倘若说鹰环是智力题,那格兰芬多学院的画像简直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石头。
格兰芬多学院的院长、级长现在全在休息室里边,胖夫人给出来的建议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咳,我认为胖夫人说的有道理,我们这样强闯确实不对。”
就在这时,人群最后方传来一声轻咳,谢诺菲留斯紧张地小声劝解着。
作为一切的导火索,他现在的内心可以说慌得一笔,他也没想到一個无意的提示居然会引发那么多纷争。
于 大 夢 負 評
霍格沃茨的“学生魔法手册”可是“愚者小姐”最杰出、最骄傲的跨时代产品,出现这样大的漏洞——哪怕不是功能问题,那也不应该是由他来捅破的,谢诺菲留斯现在就指望着大家可以稍微冷静些,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要我说,我们要不还是先回到休息室,坐下来冷静思考一下。顺便写封猫头鹰信件书面地去询问、申请一下……”
“写信?难道不能打电话吗?佩内洛,我是说——巫师没有什么更快捷的沟通方式吗?”
还没等谢诺菲留斯说完,一名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他是佩内洛·克里瓦特的父亲,相比起其他学生家长, 克里瓦特先生的情绪倒是没有那么的激动。
不得不说,佩内洛的男朋友还算老实,除开在各个教室偷偷接吻、抚摸一下,暂时还没有什么偷吃禁果的行为。
“噢,克里瓦特先生,电话在这里没有用的。”
谢诺菲留斯看了一眼那名级长父亲,颇为好心地主动解释道。
“霍格沃茨会让一切麻瓜电子产品失效。除非是……嘶,没什么。”
谢诺菲留斯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猛地停了下来,有些尴尬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低下头,正好看到卢娜那双责备的眼睛,以及那一只悄悄从他手臂上挪开的纤细小手。
自从查寝以来,他的“小月亮”几乎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而最让他委屈的是,他还是所有家长中唯一没有看到日志的人。
拒绝暴君专爱凶猛王妃
只不过,卢娜的“掐掐”制止显然还是晚了一步。
拉文克劳学院毕业的巫师,或许不一定在科研方面很厉害,但在“猜谜”方面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
“……诶,除非?”
一名成年女巫轻声重复了一句,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家女儿忽然抱紧的那本魔法书。
“莎拉,你手册上的那个‘聊天’频道,应该是实时通讯吧?”
“我记得你们还在上边共同倒计时,庆祝生日到来呢?”
“我——”
莎拉·玛茜有些慌乱地往后退了一小步,脸色发白地看着自家的母上大人。
而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家长也同时意识到了谢诺菲留斯“除非”后边的那个东西——霍格沃茨的学生手册。
“佩内洛,给他打电话——那个韦斯莱家的男孩,他是级长吧?”
克里瓦特先生毫不犹豫地说道,表情严肃地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想和他在一起,那他就必须过我这关。”
“逃避是没用的,有些话我要和他聊聊,而且……你也想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吧?”
克里瓦特先生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虽然女儿暂时没有被“伤害”到,但他从其他家中那里听到了不少糟糕的故事。
哪怕他没有什么魔法才能,但作为一名父亲,倘若那个珀西·韦斯莱真的是个败类渣男,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分开这两人。
而且,正好对方家长现在也在——斯特里普夫妇的决策无疑是个相当正面的例子。
两边家长提前见个面,如果孩子合适就一起敲定下来不让他们想东想西,未尝不是一个不错办法。
毕竟佩内洛今年也十六了,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克里瓦特先生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
说着“好想揉OP!”于是就和妹妹的朋友交往了
佩内洛环视周围,支支吾吾地小声说道。
“每个学院的口令都是秘密,级长知晓口令是一种责任而不是特权。”
看似冷淡的情侣
“试试又没事,我不出声——行了吧?你就问问。”
“……唔,我试试吧……不过先说好,珀西不一定会说——”
佩内洛犹豫了几秒,看着父亲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打开魔法书。
亲密呼叫——珀西·笨狮子·韦斯莱。
…………
格兰芬多学院公共休息室。
原本正在吃瓜的小巫师们纷纷站了起来,好奇地看向门口位置。
锤门声并没有持续很久就停了下来,而胖夫人和外边神秘来客的争吵声也戛然而止。
“恶作剧吗?难道是皮皮鬼?”
珀西·韦斯莱站起身,皱着眉头主动朝门口走去。
作为格兰芬多学院的级长,这种突发情况显然得由他来处理。
罗恩有些紧张地看着陷入安静的休息室入口,下意识开口提醒珀西提高警惕。
“小心,珀西——万一外边有埋伏呢?别忘了,斯莱特林去年差点被赫奇帕奇学院冲破休息室。”
“你紧张过头了吧?罗恩……霍格沃茨有谁敢主动找格兰芬多麻烦的?”
弗雷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神色古怪地揉了揉罗恩的脑袋。
“万一有埋伏,即使珀西不幸“牺牲”了,我们绝对可以让对面付出上百倍的代价……”
王牌校草
“谢谢伱啊,弗雷德。我可真——”
珀西没好气地说道,还没等他继续开口,挂在他腰间的学生手册忽然亮了起来。
不同于常见的金红色魔法光芒,封面上的宝石呈现出一抹少女般粉色。
“咦——”
珀西皱了皱眉,轻轻点动宝石。
下一刻,一个惟妙惟肖的魔法光影浮现在了他手心。
没有理会周围兄弟们的怪叫,珀西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
“唔……佩内洛?有什么事吗?我们这边现在还在查寝……”
“你可以告诉我格兰芬多学院休息室的口令吗?”
佩内洛装作没有看到周围女生的目光,悄悄朝珀西眨了眨眼睛,旋即飞快地补充了一句。
“当然,我也就随便问问——毕竟学院的规则我知道,级长是不能随便透露……”
“口令是:龙渣。”
还没等佩内洛把话说完,珀西先一步抢答道。
“规则是灵活的。佩佩你不一样。格兰芬多休息室永远对你敞——”
“——龙渣。”
就在这时,珀西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
仿佛双声道一样,同样的声音也从他手中的佩内洛光影边响起。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入口无声无息打开了。
下一刻,微凉的风从甬道外吹了进来。
同时,还有一个竭力平静的声音。
“韦斯莱家的那个小子,你出来一下,我是佩内洛的父亲。”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