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人道大聖》-第六百四十一章 天機商盟的底蘊鑒賞


人道大聖
小說推薦人道大聖人道大圣
夜幕降临,陆叶佩戴着自己的鬼脸脸谱,走出客房,来到一楼处,径直朝天机柱所在的天机殿行去。
每个天机商盟都有自己的天机柱,这些天机柱的最大作用是定位。
修士们可以借助这些天机柱往返云河战场,九州的修士在进入云河战场的时候,可以选择这些天机柱,进入这间天机商盟,云河战场的修士可以借助这里的天机柱离开,返回九州。
所以云河战场的天机商盟,基本上每时每刻都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天机柱有四面,对应了四个方向,其中一个方向上空间不时扭曲,每当此时,都会有来自九州各地的修士凭空现身。
另一个方向上则排着一条不算太长的队伍,这是要离开云河战场的修士,来到天机柱前,抬手按在天机柱上,瞬间消失不见,这一条队伍旳人数不多,毕竟离开云河战场的流程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很快。大多数时候,这个方向都是空荡荡的,并不需要排队。
剩下两个方向排列的人数就比较多了,都是来借用天机柱,进天机宝库做交易的。
陆叶来到这里之后,寻了一个位置站定,慢慢等候。
排在他前方的人不多,只有十几人,而且来这里的修士基本都已经确定自己需要购买什么或者售卖什么,所以效率都很高,很少会出现某个修士霸占很长时间的事情。
前方的修士不断离去,陆叶随着人流徐徐前行。
忽然一道身影来到他身边,定定地瞧着他。
陆叶转头看去,看到一个青年模样的男修,目光之中带着审视的味道,徐徐开口:“道友,我看你像一个人。”
陆叶声音粗哑:“像谁?”
他虽没有学习过如何改变自己的嗓音,但身为云河境修士,这点小技巧还是能够随意施展出来的。
“道友何必明知故问?”青年摇头,“道友若是不介意的话……”
“我介意!”
青年顿时被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最终只能摇头:“你躲不掉的,除非你离开云河战场!”
说完这句话,青年径直离开了。
他虽觉得这個佩戴鬼脸脸谱的修士就是陆一叶,但在天机商盟中他还不敢动手,只能这样敲打一番。
青年走后,又有几批修士有意无意地走附近走过,陆叶明显能感觉到这些人在暗中观察自己。
他权当看不到,反正最近一段时间不会离开天机商盟,这些人有本事的话就一直堵在外面好了。
等他有朝一日想离开的话,那些人未必能留得下他。
前方的修士一个个离开,没用多久就轮到陆叶了。
陆叶抬手按在面前的天机柱上,闭眸凝神,却没有第一时间将心神沉浸。
三息后,一声低喝忽然传来:“动手!”
话落瞬间,强大的灵力骤然爆发,三道凌厉杀机自三个不同的方向将陆叶笼罩,寒光闪烁的瞬间,三道身影已扑杀到陆叶身旁五丈处。
突发的变故让天机殿内所有修士都脸色大变。
豪门盛宠
诸多修士进出过天机商盟无数次,可从来没有哪一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因为几乎在所有修士的认知当中,天机商盟内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九州之中也流传着一些在天机商盟内发生争斗的可怖传闻,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在天机商盟内与人争斗会是什么下场,谁也不知道。
据说上一次出现这种事,已经是十几年前了。
岁月的流逝无疑磨灭了天机商盟的威慑,再加上陆叶背负的悬赏太过庞大,终有万魔岭修士没按捺住诱惑。
出手的是三个云河九层境,也不知来自哪个宗门,在出手之前,他们就已经打探过了,这一处天机商盟内虽然也有九层境强者坐镇,但他们只要速度够快,杀了陆叶之后总不至于被留在这里,他们有信心能够逃离此地。
与所得的收获比较起来,些许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灵力激荡,天机殿内诸多修士纷纷避让,一时间场面乱做一团。
抬手按在天机柱上的陆叶也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感,凭他现在的实力,对上一个九层境都吃力,更何况是三个九层境一起出手。
他只庆幸自己留了一手,没有第一时间将心神沉浸入天机宝库中,否则面对这样的袭杀,根本反应不过来。
仓促间催动灵力,一面面凝实的御守灵纹呈现在身前,几乎无死角地将自身包裹着,同时身形晃动,直朝人群密集的地方冲去。
他不需要与那三个九层境交手,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天机商盟,他只需要拖延片刻,天机商盟的强者自会出手的。
可无论是他还是出手的三个九层境,都严重低估了天机商盟的反应速度。
或者说,当陆叶离开客房,来到一楼的同时,天机商盟就已经在密切地关注他了。
“大胆!”
一声怒喝响起,人群某处,又一位修士冲了出来,这修士刚冲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灵力波动是云河九层境。
但只眨眼功夫,他的气势就突破了云河境的极限,赫然达到一个让人无法揣测的程度。
“真湖境!”有人骇然惊呼,更多人目光颤抖。
原来……传闻是真的。
天机商盟的人,在云河战场中有办法短时间突破天机的束缚,抵达一个寻常修士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
不少人曾经听说过这个传闻,但没人知道这个传闻到底是真是假,因为从来没人验证过。
直到此刻,亲眼所见。
天机商盟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组织,只从它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
九州修行界,但凡牵扯到天机二字的,都不可等闲视之,一直以来,九州修行界的修士们都怀疑,天机商盟跟那高高在上,神鬼莫测的天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因为天机商盟中的货物,很多时候能与天机宝库中的东西互通有无。
曾有人将东西卖给天机商盟,结果却在天机宝库发现了那件卖出去的东西。
而且天机商盟从来不掺和两大阵营的对抗,它给世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做生意的中立组织。
可从来没人小觑过它,也从来没人知道天机商盟有多么强大的底蕴。
真湖境的气势还在节节攀升,直到一个顶峰,整个天机殿内所有修士在这一瞬间都在那恐怖气势的威压下身形沉重,呼吸不畅。
仿佛有人施展了定身咒,发起突袭的三个云河九层境,正在遁逃的陆叶,乃至四下混乱的诸多修士们,全都僵在了原地。
紧接着有噗噗的声音响起,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开来,有生机在迅速凋零……
仿佛只是一场错觉,那压在身上让人寸步难行的威压忽然消失不见,众多修士四下打量之时,个个毛骨悚然。
只因天机殿内多了三具尸体,正是之前对陆叶发起突袭的三个云河九层境。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等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半点生息了。
三具尸体前,那个中年修士静静站着,神色不怒自威,身上的气息还是云河九层境的程度。
但到了此刻,谁又会以为他只是个云河九层境?
这人分明是真湖境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真湖境,绝对是那种真湖境顶峰的强者。
灵溪战场中,灵溪境之上的修士还可以通过耗费功勋强行闯入。
但到了云河战场就不行了,能进云河战场的,从来都只有云河境修士,这是天机定下的规则,无人可以打破。
可现在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最起码,天机商盟的人就可以打破这个规则,他们甚至可以短时间内突破云河战场对修为的束缚……
而让所有人震惊的不仅仅只是这个,更重要的是三个云河九层境被杀了,就如同三只蚂蚁一样,在谁也没看清的情况下,被一向中立的天机商盟的人杀了!
众目睽睽之下,那中年修士徐徐开口:“无心阁段华,薛飞寒,神意宗骆淮安,此三人于商盟内对人出手,坏我商盟规矩,就地格杀,以儆效尤!另,三年之内,商盟不会与无心阁,神意宗两宗出身的修士做任何交易。”
一言出,诸多修士哗然一片。
三个云河九层境的修士被杀也就罢了,修士们生生死死的很正常,前段时间还有两千万魔岭修士死在一个矿洞中呢。
让诸多修士感到震惊的是,这个天机商盟的人居然一语就道破了那人出身的宗门,甚至连姓名都知道。
这可不单单只是情报了得,这分明是早有防范,或许在这三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天机商盟的人就已经察觉了,只等三人出手便给予雷霆一击,要不然此人哪怕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反应也不会这么快。
天机商盟这次表达出来的态度无疑极为果决,没有任何留情,更有三年之内,天机商盟不与这两宗修士做任何交易。
相比较三个云河九层境修士的死亡,这个决定给两家宗门带来的损失无疑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