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843、這就是謀殺【二合一章】閲讀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警官,我说的这些都是实话,我们也是拿钱办事,至于那些需要救助的人,最后去往美利坚生活的如何?这并不是我们要关心的。”
“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去往美利坚提供方便,仅此而已。”
内森似乎感觉自己压力山大, 感觉在顾晨面前,那种发达国家公民的优越感,完全有些发挥不出。
甚至还有些胆怯。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内森:“这个朱志强,你们对他了解多少?”
“不……不是很了解。”内森摇摇脑袋,说道:“我只知道, 他在你们国内做点生意。”
“之前开过药厂, 还投资过一些医疗器械,但是后来跟特洛伊博士合作之后,决定帮助特洛伊博士,一起开启他的公益计划。”
“公益计划?事到如今,你还敢说这是公益计划?”卢薇薇实在有些憋不住,也是没好气道:
“你们送去美利坚的那些人,最终都死于非命,你们是不是在拿他们做什么人体实验?”
“不不,不是这样的。”一听卢薇薇这话说的,内森瞬间就慌了。
可片刻之后,内森又赶紧解释:“我们只负责这边的工作,那边的事情,我……我们实在是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袁莎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也是提醒着说:
“我说内森,你现在不说,等我们把你其他两个同伙审讯之后,那你就没机会了, 你考虑清楚。”
“有些事,光靠一张嘴,根本隐瞒不下去, 你别忘了,机会只有一次。”
或许正是因为袁莎莎最后一句“机会只有一次”,内森的内心忽然开始动摇起来。
他知道自己只是一颗棋子,在真正的棋手面前,根本掀不起太大风浪。
想着现在已经被警方给盯住,甚至之前安排去往美利坚的治疗人员具体状况,警方都已经掌握的非常清楚,可见警方早已做了大量工作。
加上自己的两名同伙已经被抓,现在公司的所有文件都落入到警方手里。
内森顿时感觉有些绝望。
他知道,中国警方顺藤摸瓜,迟早会发现自己的问题。
加上刚才中国警方跟自己交流,其实内森也非常清楚,警方早就发现叶文启的重大问题。
在反复纠结之后,内森也只好坦白交代:“警官,这不关我的事,这都是基金会上层的意思。”
“说清楚。”顾晨右手转笔,也是提醒着说:“你们把人送到美利坚, 到底在做什么?”
“是真的在帮助他们治疗, 还是另有目的?他们这些人,为什么到最后都会离奇死亡?”
“那是因为……因为……”内森话说一半,却欲言又止。
卢薇薇有些急不可耐,也是没好气道:“因为什么?你倒是说呀?”
“因为,治……治疗只是幌子。”
“你说什么?”王警官闻言,顿时眉头一蹙:“治疗只是幌子?难道你们另有目的?”
“这……这不关我的事……”
“说重点。”这边见内森还想狡辩,王警官气得直敲桌子。
内森身体一颤,也是老实交代道:“因为……因为特洛伊博士在跟美利坚的一家研究所,在研究基因遗传方面的东西。”
“另外,还有一些关于心脏药物的实验,但是因为这种实验,在美利坚那边需要志愿者。”
“研究心脏类药物?”顾晨闻言,也是不可置信道:“可既然是志愿者,为什么你们要打着去美利坚治疗的幌子?你们这不是欺骗吗?”
“那也是没办法,药物研究需要志愿者,但是在美利坚那边招募志愿者,是需要严格按照法律要求来进行。”
“可是你知道的,一款新药从研究到上市投产,那就是一个不断烧钱的过程。”
“特洛伊博士的研究遇到了瓶颈,很难取得一定突破。”
“背后的资本已经失去了耐心,许多都开始撤资,所以……所以特洛伊博士没有办法,他准备孤注一掷,他准备跳过一些关键环节,进行不规范的临床试验。”
“但是因为在美利坚那边容易出岔子,所以,特洛伊博士准备在全球不同地点,招募不同人种的志愿者,美其名曰帮助他们在美利坚接受公益免费治疗。”
“可实际上,只是在各类人种的志愿者当中,根据不同人种的基因特点,实验他的新药。”
顿了顿,声音颤抖的内森,此刻也是惶恐不安道:“这些新药,在有些人身上取得了一定的疗效,但是有些人服用之后,渐渐出现问题,导致猝死。”
“特洛伊博士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制造了一系列意外死亡事件。”
“因为招募的这些参与实验的志愿者,都来自国外,并且这些家庭都相对贫困,他们的家人往往不在身边。”
“所以,这才给了特洛伊博士机会,让他可以为所欲为。”
“畜生!”听闻内森的说辞之后,王警官气得直拍桌子,也是怒不可揭道:“这个特洛伊,简直猪狗不如。”
“竟然拿着鲜活的生命,违规给自己的新药做实验,这种人也能做博士?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他疯了吗?”
此时此刻,愤怒已经无法表达王警官的心情。
当听见特洛伊拿全世界的一些年轻男女患者,给自己并没有按照研发流程的新药做实验时,王警官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美利坚,将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绳之以法。
顺便在问候他祖上十八代。
卢薇薇和袁莎莎也是目瞪口呆,这或许是大家听到最为离谱的一次实验。
人体实验,似乎美利坚的一些生化实验室,特别热衷于做这些。
可之前只是从新闻中看到一些,美利坚的研究所,将生化研究基地,设立在世界各地,利用当地民众替自己的项目做实验。
可现在看来,完全低估了某些研究人员的下限。
卢薇薇也是黛眉微蹙,整个人没好气道:“这个特洛伊,他简直疯了,难道他不知道研究新药,需要严格按照标准流程来进行吗?”
“所谓的标准,都是你们欧美人指定出来的,可率先打破标准的,又往往是你们自己。”
“你们既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规则的破坏者,对自己有利就让所有国家严格遵守,对自己不利就偷偷打破规则,够双标的。”
卢薇薇现在都已经想不出什么词汇来形容这些冷血研究员。
光是听内森这么一说,就感觉头皮发麻,一阵细思极恐。
内森此刻也是低着脑袋,弱弱的说道:“我们当时加入这支机构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这种情况。”
“毕竟,研究新药之类的事情,我们压根也不懂,但是机构派我们来这里,纯属只是为了开展业务。”
“我们也是在这里工作之后才发现,我们帮助过的那些病人,最后都离奇死亡。”
“当时我跟我的两名同事就感觉有猫腻,但好在那些接受治疗的病患家属,他们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具体情况,因为这些东西,我们都是严格保密。”
“所以,这几年来,也并没有出现太多纠纷,最多是他们后悔不该送自己的亲人去美利坚接受治疗。”
“那就没有赔偿吗?”顾晨问。
内森摇摇脑袋:“当然没有,因为这些患者,在美利坚,大多死于意外事故,当然这个所谓的‘意外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只有那边的人知道。”
“但是如果打官司,要去美利坚,时间还长,还不一定能够胜诉。”
“所以,所以很多病患家属,只能自认倒霉。”
顿了顿,内森赶紧又道:“当然了,我们那边也会做个老好人,帮助病患家属订机票,然后给他们在那边安排火葬,之后安排这些病患家属,带着亲人的骨灰坐飞机回国。”
“所以,一般病患家属,并不会跟机构闹得不愉快,只怪自己的亲人自己不小心,自认倒霉之类的……”
听着内森的解释,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心头一惊。
这种间接杀人的做法,完全颠覆了大家的底线认知。
顾晨不由摇摇脑袋,也是没好气道:“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生产,需要经过GLP,GCP,GMP,GSP和GPP阶段。”
“可你们倒好,实验室为了节省费用开支,竟然做主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还有没有人权了?”
“我知道,我能理解。”内森此刻也是带着愧疚,不由分说道:
“可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特洛伊博士如果不这么做,那么之前投入的巨额资金,将全部打水漂。”
“实验到了这个阶段,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只能一头扎进去,继续研究。”
“可继续研究,意味着还需要投入更多资金,而这些投入的资金,或许都将打水漂。”
深呼一口重气,内森也是继续解释:“即便特洛伊博士不同意这样违规操作和实验,可他背后的资本也不会同意。”
“这些背后的资本,投入大量金钱在这些实验当中,他们是绝对不会让这门生意就此失败。”
“所以为达目的,这些资本会不择手段,法律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完全就是空谈。”
吸了吸鼻子,内森努力平复下心情,也是没好气道:“据我所知,特洛伊博士原本是不太同意这种侵犯人权的操作。”
“可是如果特洛伊博士不这么做,他背后的资本会杀了他,他已经败光了资本的大量研发资金,资本是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在那边资本的操作下,便诞生了以特洛伊博士为命名的‘特洛伊’医疗公益救助基金。”
“这样一来,这些资本把特洛伊博士打造成一个大慈善家,并且以‘特洛伊’博士的名义,开始在全世界各地招募救助志愿者。”
“并承诺给这些患者,在美利坚享受寄宿,免费读书和免费医疗的待遇。”
“许多困难的家庭欣然同意,所以便有了许多跨越流程,也就是你之前所说的那些东西,开始跳级操作。”
“而采用外国人做医疗实验志愿者,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有什么问题,资本背后的法务团队会解决麻烦。”
听着内森的解释,大家也渐渐清楚这背后的真正秘密。
袁莎莎眉头一蹙,看向顾晨好奇问道:“顾师兄,你之前说的那个研发新药的流程……”
看了眼自己电脑中的英文记录,袁莎莎跟读起来问道:“这个……GLP,GCP,GMP,GSP和GPP阶段,到底是指什么?”
顾晨闻言袁莎莎说辞,也是深呼一口气,缓缓说道:“所谓新药研发需要经历的GLP,GCP,GMP,GSP和GPP阶段。”
“实际上就是指,新药的非临床试验研究,临床试验研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和优秀药房管理规范。”
“一般来说,GLP阶段最为关键,因为这是新药的非临床实验研究阶段。”
“这段研究属于初级阶段,一般都会利用小白鼠做实验,但是通过之后,进入临床实验研究阶段,也就是GCP阶段时,又会出现许多新的问题。”
“而这个阶段,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出现各种问题,甚至会导致死亡。”
“所以参与临床实验的志愿者,往往需要面临很大风险。”
扭头看向面前的内森,顾晨也是淡淡说道:“我想,在美利坚的特洛伊博士,或许就是在第二阶段出现问题,但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在第一阶段没有把研发基础打牢,所以迟迟没有最新进展。”
“所以才会导致他背后的资本失去耐心,毕竟,资本永远是逐利的,追求的是来钱快。”
“资本可没有足够的耐心,甚至不愿承担失败的风险,所以有时候这些资本才会铤而走险。”
“没错。”听顾晨这么一说,有些良心发现的内森,此刻也是悔恨不已,赶紧接话说道:
“特洛伊博士背后的资本,都来自于华尔街,不少资本的掌控者,甚至在美利坚的各个领域都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有些人甚至能够影响一些州的法律指定。”
“所以,特洛伊博士不敢得罪他们,只能乖乖的听话照做。”
“实际上,这些资本,只是将特洛伊博士当做一枚棋子,把他打造成一个公益慈善家的形象。”
“然后再通过他,成立所谓的医疗救助公益基金,这样一来,在他们这些资本的操纵下,很多业务便可以在全世界展开。”
“只要愿意接受公益基金的帮助,那么就可以得到去往美利坚接受治疗的机会,但同时也要被卷入到违规的临床实验。”
深呼一口重气,内森也是无奈摇头:“实不相瞒,特洛伊博士最早的初心,就是帮助更多的心脏病患者,找到一种可以帮助他们减轻痛苦,甚至治疗的药物。”
“他的初心没有错,但是他自己如果依靠自身的力量,很难完成这一伟大构想。”
“但是特洛伊博士的心很大,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甚至想利用这款新药的研发成功,去竞争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重重的叹息一声,内森也是颇为无奈,也是摇摇脑袋:“可这些幕后资本,就是利用了特洛伊博士的这点心理。”
“加上特洛伊博士,在美利坚医学界也颇有威望,所以当特洛伊博士有新药研发的想法时,这些资本果断介入,并且打造概念,开始圈钱。”
“可谁能想到?特洛伊博士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一些关键阶段频频失败,几年时间都毫无进展,可投入的研发费用却一直高居不下。”
“这些资本已经没有耐心了,他们必须要用他们管用的手法,帮助特洛伊博士取得突破。”
“哪怕这些帮助,可能会导致许多人因此丧命,但是他们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能新药合适能上市?”
“哪怕新药的疗效微乎其微,他们也可以利用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本地资本,疯狂炒作概念,甚至不惜打击世界各地的本土药物,以此来炒作自己的天价药,谋取巨额暴利。”
“难怪最近的连花清瘟被骂的很惨,我是深有体会,甚至还有媒体报道说,连花清瘟研发过程只有15天。”卢薇薇听闻内森的解释,似乎也读懂了这其中的不少猫腻。
顾晨也是默默点头,附和着说道:“不过相关的药企,已经在互动平台表示,媒体文章报道的‘连花清瘟研发过程只有15天’与事实不符。”
“根据药企的说法,连花清瘟新药研发过程,是国家在特殊时期,快速审批和研发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符合国家药品监督部门新药研发程序。”
抬头看着面前的内森,顾晨又道:“但是你们美利坚的研究机构,你们在研发新药的过程中,是否遵循过既定步骤?”
“这……”
内森知道理亏,也是无奈摇头:“我不敢保证每一个药企都能遵循这种程序,这得凭良心。”
“凭良心?说的挺好。”袁莎莎闻言,也是没好气道:“可是,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内森被这一说,立马又低下脑袋。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抬头又问:“那这个朱志强是怎么回事?他既然是你们这支医疗救助公益基金在我们国家的推动者,那他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错。”内森此刻也不敢隐瞒,直接回应道:“朱志强多次往返于中国和美利坚,跟特洛伊博士,还有他背后的资本都有很深的交集。”
“甚至,他自己的药企,也有这些资本的注资入股,所以,原则上来说,朱志强跟这些华尔街资本都是一伙的。”
“他也非常清楚这支公益基金成立的目的,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帮助这些病人,而是……”
说道这里,内森已经说不下去了。
卢薇薇默默点头:“我懂,成立这支公益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这些病人,送到实验室接受所谓的违规临床实验对吗?”
“是……是的。”内森低头,已经不敢再说什么。
顾晨摇摇脑袋,内心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这在自己看来,完全有些超乎底线。
尤其是这支国际医疗救助公益基金,原本是用来救助患者,帮扶患者。
可最后却成了资本的消耗素材。
这在顾晨心中,难免有些愤怒。
想到叶娟娟跟胡凡真说的那些话,顾晨现在似乎有些明白。
或许,当初的叶娟娟,似乎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最终解决,可能难逃一死。
因此才给胡凡真留下一些暗语,或许目的就是显然这个素未谋面的江北市好友,能够帮助自己破解迷局。
可叶娟娟似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胡凡真是否能读懂自己的暗语。
当然,为了让胡凡真相信这些,叶娟娟也是煞费苦心。
将自己最讨厌的江北美食驴打滚作为突破口,让胡凡真一点一点的发现真相。
可见当时的叶娟娟,似乎对父母也有所顾忌。
或者说,根本就不相信父母的所作所为。
这就让顾晨有些迟疑。
毕竟,叶文启夫妇是叶娟娟的父母,可在叶文启夫妇口中,似乎他们与叶娟娟之间,还存在一道墙。
叶娟娟的一些秘密,似乎也不会告诉父母。
这让顾晨顿时有些搞不明白。
可想到叶文启每周都要去往公益基金办事处一两次,而且根据内森的交代,他们利用叶文启,招募志愿者。
那么叶文启也必然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些,顾晨问内森:“叶文启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
“说实话。”顾晨现在也没耐心跟他打太极。
内森在顾晨之前的询问之下,也是自责不已。
现在感觉自己都不是人,顾晨这么问他,他也放下排斥,微微点头:“他……他知道。”
“那他女儿的死,也是因为违规的临床实验对吗?”顾晨又问。
内森继续点头:“没错,他女儿也是因为参与了这种违规的临床实验,导致身体不适。”
“原本特洛伊博士认为,叶娟娟的身体状况,已经在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因为她身体有着某些特殊情况,导致临床实验不得不中断。”
“但是,叶娟娟其实并没有死……”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卢薇薇顿时目瞪口呆,也是拍着桌子提醒道:“内森,你说清楚,什么叶娟娟没有死?她不是已经死在家中吗?”
“而且,叶娟娟的邻居也可以作证,她叶娟娟那天晚上,突然因为心脏问题,死在了家中,可你们为什么说她没有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卢薇薇看来,这似乎有些过于滑稽。
原本已经死亡几年的人,怎么突然间却又没死?
可既然没死,那骨灰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审讯室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相互看看彼此,似乎都感觉这里面还有猫腻。
内森也是长叹一声,不由分说道:“叶娟娟是叶文启的女儿,他们怎么可能让女儿去冒这种风险?”
“其实,在美利坚的时候,特洛伊博士曾经拿叶娟娟做过类似的临床实验,但是出现过一次危险。”
“特洛伊博士也是好不容易,才将叶娟娟给救活,捡回一条命。”
“后来叶文启知道这件事后,也是一阵暴怒。”
“他跟朱志强认识,所以他便找到朱志强,因为那时候,朱志强才刚刚在你们国内开展业务,所以很多美利坚那边的流程,以及如何配合还并不默契。”
“所以才让叶文启知道了这件事情,因此朱志强为了稳住叶文启的情绪,才答应叶文启,不将他女儿叶娟娟作为违规临床实验对象。”
“但是叶文启女儿叶娟娟的治疗费用也是非常高昂,没有办法,所以朱志强跟叶文启达成合作。”
“是什么?”顾晨问。
“就是叶文启负责帮助他们公益基金,招募需要帮助的患者,赴美免费治疗,以此来换取叶娟娟在那边的医疗救治。”内森说。
卢薇薇眉头一蹙:“所以……叶文启答应了?”
“没错,他答应了,毕竟是为了女儿。”内森微微点头,也是实话实说:
“不过,虽然叶娟娟不用在美利坚参与违规的临床实验,但是被替换参与违规实验的其他人就没那么走运了。”
“因为之前叶娟娟的首个赴美免费治疗的患者,加上当时的运作还不充分,也暴露出许多问题。”
“因此,为了防止这些参与临床实验者泄密,特洛伊博士那边的团队,不断对他们洗脑。”
“并且派人监视他们,甚至是死亡威胁,其中一个跟叶娟娟年龄相仿的患者,就是因为在违规实验中,药剂出现了副作用,导致心脏猝死。”
顿了顿,内森也是不由感慨:“当时特洛伊博士那边,给那名死去的女子,设计了一个溺水身亡的借口。”
“当然,叶娟娟知道这一切,她全都知道,甚至知道这些人打着医疗救助基金的名头,背后都在做些什么?”
“但是在叶文启百般劝说下,叶娟娟一直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并没有对外倾诉。”
“可越是这样,叶娟娟的内心就越加承受着巨大压力,她认为,那名女子是她害死的,原本死亡的人应该是自己。”
“她认为是她父亲叶文启,让这名女子成为了自己的替罪羔羊,她内非常痛苦,甚至跟她的父母闹矛盾,各种吵架。”
“原来是这样?”听内森如此一说,卢薇薇也是一阵后怕:
“难怪,难怪叶文启夫妇说,女儿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其实导致这种隔阂的产生,原本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抬头看着面前的内森,卢薇薇又问:“可是,叶娟娟没死是怎么回事?”
“呃……这个。”内森挠挠后脑,也是一脸尴尬道:
“是因为,叶娟娟内心过于煎熬,她曾经说过,要报警,要将这些事情说出去。”
“可是当时的叶文启夫妇,已经被金钱洗脑,因为知道真相的缘故,所以朱志强需要依赖他们,给了他们不少钱。”
“还让他们负责去各大医院搜集信息,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患者。”
“所以……所以这两夫妻,在朱志强这边赚得盆满钵满,他们已经魔怔,回不去了。”
“但是叶娟娟却非常清醒,扬言要报警,她受不了这种良心的谴责。”
吸了吸鼻子,内森也是无奈摇头:“所以,没办法,出于安全考虑,叶文启那天晚上,给女儿叶娟娟的水里放了适量的安眠药。”
“等叶娟娟失眠之后,他们伪装女儿心脏病猝死,并未找来一名邻居作证实锤。”
“那邻居就没发现问题?”袁莎莎问。
内森摇摇脑袋:“他们没有让那位邻居靠近,而且给叶娟娟给上了遮挡,所以那个邻居信以为真。”
“可就在那天晚上,他们连夜将女儿转移,好像是关在了某个村庄的一处废弃小学。”
“周家村?!”
就在内森话音刚落之际,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也异口同声。
内森吓得向后一缩,也是弱弱的道:“好……好像是吧?好像是周家村。”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没错,从周烨口中提供的信息,叶文启在几年前,曾经绑架过一名女子,将这名女子关在周家村的废弃小学。”
“而之后却并没有出现人口失踪的报警,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名被绑架的女子,其实就是叶娟娟,是叶文启为了掩人耳目,才将叶娟娟带到周家村,等风头一过再转移?”
想到这些,顾晨有些喜出望外。
之前一直困扰自己的谜团,似乎在此刻得到解开。
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叶娟娟是怎么被烧成骨灰的?而叶娟娟现在又在哪里?
带着这些疑问,顾晨又问内森道:“那叶娟娟下葬是怎么回事?她被带去火葬场焚烧,这些都是需要程序的。”
“程序?”内森不由哼笑两声,说道:“这个叶文启有点本事,他买通了这些人,其实当天送去火葬场焚烧的,只是一个模特道具而已。”
“至于骨灰,那只是他们自己偷梁换柱,将一些面粉放入骨灰盒,假装是叶娟娟的骨灰。”
“原来是这样啊?”卢薇薇听闻内森的回答,似乎也感觉不可思议:
“所以,叶娟娟当初才要让胡凡真,如果发现驴打滚暗语应验的话,就去公墓陵园,将自己的骨灰挖出。”
“当时看着好像是个玩笑,或者说是个疯狂的玩笑,可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叶娟娟的公墓里,埋藏的并不是她的骨灰,所以她才会这么要求胡凡真。”
“嗯。”听闻卢薇薇的一番说辞,王警官也是默默点头:“而且当时她叶娟娟也并不确定,这个胡凡真是否能真的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毕竟这看上去的确很疯狂。”
“但是没想到,这个胡凡真在与叶娟娟失联几年后,却依然坚持寻找叶娟娟的下落。”
“也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这里找到了叶娟娟,而且她不仅找到了叶娟娟的家,还按照承诺,带着叶娟娟最比喜欢的江北美食驴打滚过来。”
顿了顿,王警官也是深呼一口重气道:“可原本只是随意之举,胡凡真只是为了兑现当时两人商量的做法,把驴打滚带到了叶家。”
前妻归来 雾初雪
“却误打误撞,发现了当初暗语的应验,所以才决定搏一把,去公墓看看。”
王警官也是把自己的看法,小声的与顾晨几人商议。
顾晨微微点头,也是轻声说道:“但是胡凡真错就错在,她联系了叶文启,将自己想去叶娟娟公墓,打开她公墓石碑,挖出骨灰的事情告诉了叶文启。”
“这在叶文启看来,宛如一记晴天霹雳,由于驴打滚的事情,让他有了警觉,所以他知道,女儿叶娟娟,或许跟胡凡真说过些什么?”
“但是叶文启也并不确定,胡凡真到底对这些秘密知道多少?”
“因此,叶文启才在满足胡凡真好奇心下,打开了叶娟娟的公墓,但同时又让周烨绑架了胡凡真。”
听闻顾晨的一番说辞,卢薇薇不由甩了甩手指,也是一脸欣喜道:“原来是这样?我看就是这样。”
“原本叶娟娟用江北美食驴打滚作为诱饵,其实是想提醒胡凡真,自己的父母有问题,从他们警察的表情就可以验证,其实也是在给胡凡真提个醒。”
“如果胡凡真没有将自己想要打开叶娟娟公墓的想法告诉叶文启的话,那么如果她自己真的去这样做了,那么胡凡真必然会发现,其实叶娟娟的公墓里,根本就没有骨灰,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一旦发现了这点,或许胡凡真会根据之前叶娟娟跟她说过的那些话得到启发。”
扭头看向顾晨,卢薇薇又道:“就比如,如果她叶娟娟的父母看到江北美食驴打滚时,表情是一脸惊诧,那么说明自己死得冤枉。”
“这么明显的暗示,我想胡凡真不会理解不了,毕竟她们两个是最好的姐们。”
“没错。”听到这里,王警官也是如梦初醒,当然一笑:“所以这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胡凡真会收到暗语指引?”
“因为这些都是叶娟娟给她留下的提示,目的是想让她胡凡真报警,调查这起事件。”
“或许当时的叶娟娟就知道,自己的下场可能是被软禁,或者难逃一死。”
“或者说,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了钱和自己,不惜将其他患者推入火坑。”
“所以,她开始反抗,但是感觉自己根本就斗不过这些人,因此才把这些暗语,告诉自己最好的知心朋友胡凡真。”
几人靠在一起小声商议,也基本上从内森的口中,解开了许多未解之谜。
真相越来越近,顾晨几人感觉这次是钓到了大鱼。
想到目前的叶娟娟还活着,只是或许被扣在某处隐秘地点,但具体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因此顾晨直接问内森。
“内森,叶娟娟目前在哪?”
“我不知道,这个得问叶文启,只有叶文启知道他女儿目前在哪。”内森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感觉这些警察,已经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部掏空。
網遊之最強生活玩家 豬肉亂燉
自己现在该交代的,基本上已经全盘托出。
顾晨微微点头,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
其他几人瞬间秒懂。
几人赶紧将笔录等文件合拢之后,直接走出审讯室。
走道上,一名站在门口附近的二级警司见状,也是赶紧凑过来。
顾晨问他:“叶文启父母目前在哪?”
“五号审讯室,就这,叶文启就在里面。”二级警司说。
顾晨瞥了眼卢薇薇几人,也是欣喜着说道:“现在只要从叶文启这里,问出叶娟娟的下落,那么所有的一切谜题都将解开。”
“是啊。”袁莎莎也是微微点头,不由深呼一口重气道:“内森已经把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出来,我看叶文启想狡辩也难。”
卢薇薇也是不由摇头:“真没想到,这个叶文启夫妇,竟然是毒蝎夫妇,为了自己的女儿和金钱利益,竟然狠毒的将那些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年轻患者,送去国外接受折磨?”
“这对夫妻得多么毒蝎心肠,才能干得出这种事情啊?简直是让人颠覆三观。”
卢薇薇感觉这已经不足以用“毒蛇心肠”来形容这对夫妻。
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愤慨不已:“这起案子,总算让我见识到什么叫没有底线。”
“以前只听说美利坚那边,在世界各地设立有一些生物实验室,至于实验合不合规?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如果合规合法,那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些生物实验室,设立在自己国家?”
“依我看,就是因为在美利坚设立这些所谓的生物实验室,容易受到法律追责。”
“或者说,当地民众可能知道些什么,所以会坚决反对,因此才将这些生物实验室设立在国外,因为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深呼一口重气,王警官还是忍不住骂娘道:“可这帮狗东西,仗着背后有华尔街资本的撑腰,竟然干出这种无底线的事情,这就是谋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