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起點-第100章:大豐收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小說推薦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
“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当然是一报还一报!”
杨巧月一挥手,让被打的吴掌柜和伙计们从里屋出来。
“他便是伤了大家的罪魁祸首,今日一切后果我担着,敢揍他吗!”
她说完,安静看向吴掌柜和伙计们。
他们相视一眼,没想到还能亲手报此恨。
那晚,他们被打得别说有多惨,差点就死了。
大家一腔愤怒,纷纷挥着拳头上前胖揍苟员外。
“就是这个王八蛋……”
“害我们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苟东西……揍他!”
吴掌柜真怕打出什么问题给大姑娘带来麻烦,暗暗也给了两脚后,才让伙计们停手。
苟员外已经不成人样,衣衫褴褛,鼻青脸肿,满嘴鲜血。
“谢谢大姑娘!”众人向杨巧月躬身相谢。
要是他们自己,这窝囊气怕是要一辈子怄在心里。
杨巧月认真说道:“你们是南庄的伙计,今后不管受了什么委屈,都不需要忍着,南庄能为你们撑腰!”
一群大老爷们听到这朴实的话,莫名鼻子一酸。
“大家回去休息吧,过两日就要忙起来了。”
“是!”
他们走后,杨巧月才重新看向地上两人。
蔡痞子以为自己够惨了,看到苟员外的下场,内心感恩,眼前这女孩对他简直可以用宽容来形容。
杨巧月看向蔡痞子,“你对苟员外和楼知县的事情知道多少?”
后者一个激灵,讨好笑道:“回……回大人……这两年的差不多都知道。他们以为我傻,给我点钱,让我在中间操作,一旦出事我就是替死鬼。可没想到我留了他们交易的凭证,还有苟员外贿赂楼知县的证据。”
杨巧月没想到误打误撞牵扯上此事,之前偏心官爹还提过,楼知县走后,一直没找到楼知县赈灾粮交易的那个人。
正好这次把这蛇鼠一窝的东西连锅端了。
“写下认罪状和指认状,将那些证据交出来,算你将功补过,如何!”
蔡痞子面露犹豫:“只是将功补过,没有银两奖励吗?”
“你不交我迟早也会找到,到时候只有发配充军等着你!自己选!”
命都没了,还要银子干嘛,蔡痞子急忙点头答应将功补过。
杨巧月让杨穆义带着人、信还有证据连夜扔到县衙外,后面就不是他们的事了。
回到家里,碰上杨贾配正好匆忙离家,县衙发生的事情已经有衙役来报。
这一夜,整个燕县闹哄哄的。
第二天,县衙发了公告,封了苟府,没收粮食和财产,还抓了牵连赈灾粮一事的所有人。
数十名打手和燕县的地主老财被一网打尽,充公的钱粮用来救济受灾流民。
杨巧月和两个哥哥正在去黑土田的路上,听到大家议论此事。
只说事起蔡痞子,他告发了苟员外等人,杨知县连夜审问,解决了此事。
“我兄弟在衙门做事,这事的起因是苟员外打了南庄铺子的人。杨家大姑娘一回来,雷霆报复,牵扯出这么一桩事!那苟东西肯定肠子都悔青了,得罪谁不好,得罪南庄。”
“听说他们都被揍得面目全非~,太凶残了。”
“谁说不是呢,那些黑心鬼,和姓楼的发灾难钱,死了最好。”
杨巧月经过,本来不想牵扯南庄的,没想到死痞子全说了,不过她也并未在意。
“七妹,这事四叔不会责怪你们吧。”杨穆忠随口问道。
“谁知道呢!”杨巧月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要是担心被责怪,她就不是杨巧月了。
三人来到黑土田,杨齐忠正在田里忙碌,木恩恩和阿菊在药田。
水稻一片金黄,药田一片鲜红翠绿。
“二伯父!恩恩!”
两人见杨巧月来了,停下手中的事。
“月儿(七七)。”
“田里现在什么进展了?”杨巧月问道。
她离开一个多月,比不得他们了解田里的情况。
木恩恩的药田在成熟阶段,预计再有半年才能收,小人参的涨势已经从幼苗变得手指那么大了。
杨巧月没有插手药田的事,问杨齐忠:“二伯父,水稻能收了吗?”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可以了,已经晚了几日,一直等你回来再定的。”
杨巧月看着沉甸甸的稻穗也可以收了,“好,请人收吧。之后不用特地等我决定。”
当日,南庄和上次一样,找了三十个农活娴熟的农民,帮忙收割黑土田的粮食。
老农们种了一辈子地,没见过一株稻穗长这么多稻谷的。
一日就把三十亩地的粮食收了,总收一百八十石(约两万五千多斤)。
黑土地的粮食产量传出,让所有人震惊,也让整个燕县的人兴奋不已。
这粮食产量在普通土地怕是百亩地也难有,更何况是贫瘠的燕县……。
杨巧月觉得在预料之内,她的预估是一百五十石,比她预计的好一点。
收到这个消息的杨贾配亲自来到黑土地,看着一望无际的黑土,再看看情绪平淡的杨巧月。
见杨贾配过来,杨巧月上前见礼。
“以前京师最好的良田是亩产三石,这里怕是也有亩产三石了吧?”
“应该亩产六石吧!”杨巧月随口回道。
这……杨贾配愣住,翻了一倍?
杨巧月看到他错愕的神情,“只有这片土地能做到,燕县其他土地即便有高产量和高肥的加持估计也就二石,很低的。”
杨贾配露出奇怪的神情,对于燕县二石已经很多了,之前可是不出粮的。
“若是按此,燕县是土地大县,今年终于能让大家有粮食了。”杨贾配情绪十分激动。
能够真心为贫苦农民着想,这个偏心官爹至少这点上是值得尊敬的。
杨巧月怕动静太大,还是让偏心官爹把产量往下压一点,说四石,没那么震撼。
杨贾配明白她的顾虑,点头应下。
他顺口问起关于苟员外和蔡痞子的事情,“昨晚是你将他们扔到衙门的吗?”
杨巧月不置可否,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看她不想承认,杨贾配淡淡说道:“小义和我说过昨晚的事了,作为知县我不认同你私刑的做法,但作为父亲我支持你的行为。不管任何时候,让人欺负了就要还手,但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还有父亲和哥哥在,不用什么都自己扛着。”
杨巧月愣住,什么叫她不是一个人……,不过难得固执迂腐的父亲说出这番话,淡淡恩了声,面上多了抹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