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笔趣-1454 同樣的情況推薦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增强CT图像上显示出血管的形状。
不是正常生理走形,张友愕然看着屏幕,大脑高速运转。
Fluffy
患者右侧锁骨下动脉的一个分支很诡异,出现异常走形。
张友看到这一幕后,瞬间就像是被一只无形手塞个大鸡蛋进来,噎说不出话,甚至连呼吸都瞬间骤停。
随着画面一帧一帧往下走,张友赫然看见增强T胸部扫描显示右锁骨下动脉迷走,起源为从左到右运行的主动脉弓的最后一个分支,压迫食管后方,而非起源于正常的头臂干。
这是…
“果然是这里。”周从文微微一笑,手指指着右侧锁骨下动脉的异常分支。
“张主任,看见了么。”
“啪~”
张友隐约听到虚无之中传来一记耳光声。
他甚至隐约听到一秒钟后周从文开始絮叨这病的始末缘由。
果然,张友还是了解周从文的。一秒钟后,周从文开始絮叨起来。
“食管受压性吞咽困难1761年由Bayford提出。
它是用来描述由于主动脉弓血管异常,外力压迫食管引起的吞咽困难。
大多数的情况下是由于异常右锁骨下动脉异常起源于主动脉弓最后一个分支,引起食管后方受压。发病率为0.4%到2%之间。“
“其实在胃镜上隐约能看见一个压迫的弧线,只是不太明显而已。不是食管癌,是异常增生的血管压迫食管导致的吞咽困难。”
“张主任,你先忙着,我去和患者、患者家属说一声。“周从文等待出片的机器前,过了几分钟,拿着热乎乎的片子说道。
张友默默的看着屏幕上畸形的有锁骨下动脉发呆。
周从文刚要走出去,忽然顿了一下,“张主任,你该不会真准备去精神病院吧,要我说还是算了,自己人,开句玩笑别当真。”
只嘲讽了张友一句,周从文便走出去和患者家属交代病情。
张友没敢出去,自己信誓旦旦的说患者没问题,甚至连精神病这类的话都说出来。
现在有客观依据在眼前…张友不管有什么牢骚都说不出口。
他没办法直面患者家属。
只要是人都要脸,张友还是大主任,之前信誓旦旦的那些话都变成了耳光抽在他的脸上。
张友心里有些恨,周从文这不是特么多事么!
可是一想起自己出事的时候周从文用最短的时间把事情按下去张友心中有无数莫名的想法混杂在一起,就像是一口气干了一瓶子的老陈醋,整个人都酸溜溜的不舒服
“老张,我父亲这面怎么办?”张友的朋友间他迟迟不出去,便进来问道。
张友默然。
“老张?你干嘛呢?”张友的朋友怼怼他的胳膊。
张友恍惚了很久,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爸什么时候开始做检查。”张友的朋友有些招呼,门外传来老人咳嗽的声音,如同火上浇油。
“稍等。”张友也想马上做,但他的心里有一个念头在作崇——让周从文看一眼。
毕竟还要找周从文联系912,让他先看一眼没什么错。
张友的朋友特别无奈,见张友不说话,脸色阴晴不定,自己也没什么能做的,只能陪着他在这儿等着。
过了十分钟,周从文才走进来。
“张主任,这是…”周从文问道。
“小周教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城城投的薛经理。“张友瞬间变脸,给周从文介绍他的朋友
“小薛,这位是我们这儿主持院士工作站工作的周教授,别看他年纪小,但是技术高,辈分更高。要是按照师承来讲,我得叫周教授一声小师叔。“
张友插科打诨的说道。
他的朋友一怔,品咂了一下张友刚刚的古怪与他说的话,马上热情的伸出手。
“周教授,总听张主任说起您,这回看见了。“
周从文和薛经理握了握手,笑道,“患者呢?我看一眼,先不着急做检查。”
“该查的都查过了,还是咳嗽,也不见好。原来想,不是肿瘤就行。可是咳嗽的连觉都睡不着,十几分钟就醒一次,老人的精神已经要崩溃了。”薛经理解释道。
周从文看了张友一眼。
张友知道周从文心里的意思。
两个患者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如此的相像,怀疑肿瘤,却又没查出来。
可是虽然不是肿瘤,但却各自有着各自无法忍受的一面。
张友瞬间想起精神病院的事儿,他苦恼的低下头,看着地面,耳边想起周从文那句淡淡的讥讽。
周从文也没多说什么,开始询问病史并且看既往检查的片子。
患者戒烟10年,双肺干干净净的,连一点点肺炎的症状都看不见。
氯管镜的结果也支持没有任何问题的诊断。
一般来讲东北的老年人气管炎、支气管炎、肺气肿、支气管扩张等等老年病或多或少都要有一点。
可是眼前这位患者的肺脏里却没有丝毫的老年病。
唯一有问题的是患者有胃食管反流病和结肠良性腺瘤。他目前的药物包括雷贝拉唑、阿托伐他汀和曲唑酮进行治疗。
周从文问完病史,看完片子,去查体。
张友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默默的看着地面,不管和周从文的目光对视。
等周从文出门,张友才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张望了一下,没看见吞咽困难的患者和患者家属,这才走了出去。
“张主任这是怎么了?跟做贼一样呢。”CT室的医生笑呵呵的说道。
“谁知道,他就跟有病似的。“
“唉,约好了做增强,进来就不说话,谁知道他搞什么。这都几点了,再不做回家我老婆得让我跪搓衣板。”
张友没听到CT医生对自己的腹诽,他走到周从文的身后,怔怔的看着周从文在给患者查体。
周从文没听双肺呼吸音,他的听诊器就在脖子上挂着,完全没有动一下的念头。
看着周从文在按患者的肚子,张友心里有些茫然。
难道是结肠的良性腺瘤导致的咳嗽?
这个念头太诡异,张友明知道不可能,却依旧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