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人在孃胎:隔壁女帝想踹我出去 愛下-第二百零九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人在孃胎:隔壁女帝想踹我出去
小說推薦人在孃胎:隔壁女帝想踹我出去人在娘胎:隔壁女帝想踹我出去
与此同时。
黄泉宗内。
望着死伤过半的黄泉宗众人。
此刻苏铭也是狠地一咬牙,神色癫狂地轰然冲出。
“欺人太甚。”
第二人格
“我跟你拼了!”
他挥手间,一具具骷髅出现,一个个死尸幻化,更有着冥河的虚影降临。
夏意暖 小說
他的全身修为,此刻也是不计代价地超负荷的运转。
他体内的死亡法则,此刻也爆发到了极致。
几乎在他冲出的刹那,鬼门的不少弟子也是尽数杀到。
双眼杀机一闪,数十人人同时出手,展开全部修为,阻挡苏铭。
远远一看,苏铭全身鲜血弥漫,可却有一股疯魔之意。
既然没有了退路,那么就索性一往无前!
轰!
苏铭鲜血喷出,拼尽全力在一众鬼门弟子的包围之中厮杀。
而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多,但苏铭却是丝毫不在意。
只见苏铭大吼一声,随即再度施展出了冥河的虚影!
一股股死亡法则,顿时四溢而出。
将前来围堵的鬼门弟子悉数湮灭。
“给我滚开!”
此刻的苏铭全身七窍流血,身上的骨头大都碎裂。
他的伤势之重,比之前任何一次还要严重。
望着半空中傲然独立的孔方。
苏铭则是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
将体内的死亡法则化作一柄长枪,嗡鸣掷出。
可看着苏铭投出的这一枪。
孔方却是不由地笑出声来。
“呵呵。”
“就这点能耐,也想要杀我吗?”
“要不是看在你能和冥河产生一些共鸣。”
“你早就魂飞魄散了!”
只见孔方轻轻一挥手,半空中的长枪便突然砰的一声炸开,化作了粉碎。
眼看自己的攻击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苏铭的眼神内也是流露出一抹绝望。
“可恶。”
“若是化作林峰,也会如我这般无力吗?”
感受到自己无力的身体。
苏铭身体颤抖,露出了一抹苦笑。
此刻的他,浑身上下的骨头大都碎裂,就连五脏六腑都几乎要被崩溃。
而且方才他过度地调动死亡法则。
使得自己的头发都在刹那间变成为了灰色。
甚至就连他的身体。
此刻也正以肉眼可见的消瘦,越来越老迈!
此刻的苏铭,已然走到了穷途末路。
看着身前垂垂老矣的苏铭。
孔方也是冷笑一声,戏谑道。
“你方才不是很勇吗?”
“怎么,透支了寿元了?”
“若是你愿意立下天道誓言,此生为我鬼门办事。”
“我不仅可以出手救你,还可以让你成为我鬼门的座上宾。”
眼见苏铭的眼眸内,并没有丝毫的兴趣。
孔方也是话锋一转,凌厉地说道。
“当然了。”
“若是你实在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
“但是……这黄泉宗上上下下所有人。”
“可就都要为你陪葬喽。”
眼见苏铭的眼眸内闪过一丝动摇。
孔方也是冷笑一声,直接下令。
“传我命,全力剿灭黄泉宗!”
下一刻,无数的鬼门弟子便如同利箭般朝着黄泉宗杀去。
不过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黄泉宗的防护光幕上。
轰轰轰!
阵阵巨响之声滔天而起,让这黄泉宗的防护光幕也在这一瞬剧烈的扭曲。
在咔咔声的回荡下,赫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缝。
眼看防护光幕要崩溃,仅剩下的众人也是齐齐出手。
这才让这摇摇欲坠的光幕,再次凝实起来,向外开始反击。
眨眼间,战局就到了极为惨烈的程度。
血腥的气息顿时扩散开来,阵阵凄厉的惨叫不断传来。
眼见败局已定,根本没有活路可言。
黄泉宗内不少的长老,在这一刻则是率先叛变倒戈!
不少人嘴角泛起冷笑,转身时,向着身边的弟子出手。
鸦鸣之终
“你们干什么!!”
“不!长老,你……你这是当叛徒!”
“别怪我,我只是想谋求一条活路。”
上門萌爸 旁墨
阵阵凄厉的惨叫以及无法置信的嘶吼,在黄泉宗内不断传出。
而其中不少的长老。
此刻也是趁着混乱,对着孔方便开始偷袭。
“死吧!”
“我黄泉宗灭了,你也不要想活!”
几乎在他来临的刹那,孔方目中露出一抹明亮之芒。
身体向前一步迈出,右手抬起,体内法则震动。
随即调动自己的全部修为,朝着那人便轰出一拳。
一拳轰出,天地色变!
四周的一众修士纷纷喷出鲜血,紧捂着胸口。
无数建筑直接成为了飞灰。
那长老在这巨大的冲击下,也是发出阵阵凄厉嘶吼。
眼见不敌,那长老的身形也是急速后退。
就在这时,孔方眼中杀机一闪,猛的大吼一声。
“我让你走了吗?!”
在吼出的一瞬,孔方右手一挥便是一掌拍出。
刹那间便化作一道道漆黑的鬼影,直奔长老而去。
那长老还在半空,立刻被孔方的鬼影所震慑。
下一刻更是直接七窍流血,身体僵直。
竟被直接震碎了元神!
顿时间这玄衣长老发出凄厉惨叫.
身体轰的一声,也是直接崩溃化作肉泥。
“这才是天地法则之力!”
看着灰飞烟灭的那人,孔方也是喃喃自语道。
眼见黄泉宗真的要被彻底灭门。
苏铭此刻的双拳也是捏得发出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声音。
“够了!”
“我答应你!”
“放过他们吧。”
眼见苏铭一字一句地说出,孔方的嘴角也是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早点答应,不就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了吗?”
等到苏铭完成了天道契约。
孔方也是满意地点点头。
“很好。”
“你小子可是走大运了。”
“我鬼门可是上界赫赫有名的势力,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去。”
“你就偷着乐吧。”
听到孔方所言,苏铭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开心之色。
鬼门。
呵呵。
或许鬼门在上界的确是什么了不得的势力。
但对他而言。
鬼门却是亲手毁了他成长起来的地方。
虽然黄泉宗内人心险恶,但却也是他的栖息之地。
若是没有黄泉宗。
或许他还是一个孤儿,早就饿死在了茫茫大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