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問鼎十國 txt-第五十五章 攻取渝關相伴


問鼎十國
小說推薦問鼎十國问鼎十国
渝关。
渝关关使萧布里眯眼看着眼前的市侩商人,手中拿着一份清单,说道:“姜东家,这一次胃口也太大了吧。货物比往常,可多了十倍。再说了,你不是贩卖茶叶的?怎么干起了布商、笔商、纸商、砚商了?想干什么?真不怕,将自己给撑死?”
姜东家道:“萧关使可听说陛下桑干河大败,耶律南院战死的消息?”
萧布里默默地点头。
在幽州打得如此激烈,渝关虽远离前线,却也是东西要道,消息什么的还是比较灵通的。
在大战之后当天夜里,他们就得到消息了。
因为萧阿不底惊惶失措地跑到了蓟州,引起了蓟州不小的恐慌。
一些有权势的契丹人,当天就准备了路引,准备往辽东避难了。
对于前线的失利,萧布里并没有多余的感触,有的只是冷漠。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满腔热血的少年,机缘巧合调到了渝关担任裨将。
所见所闻震碎三观。
渝关修建于隋开皇三年,为了对付高句丽而修葺的军事要地,一直以来都是中原王朝东北军事重地。
不过随着契丹得了燕云十六州,渝关就荒废了。
左右皆是自己的领土,中原又陷入无休止的内乱,渝关自然不受关注重视,被视为流放之地,无军功,无风险,混吃等死之处。
但萧布里抵达之后,却发现这渝关几乎是人间天堂。
渝关确实失去了守备效果,但依旧是连接幽州、辽东的必经关隘之一。
往来两地商人极多,尤其是高丽商人。
高丽一直与中原交好,看不上契丹。会同七年,契丹皇帝送给高丽五十匹骆驼,希望两国交好。
但遭高丽太祖拒绝,契丹使者被高丽王被放逐到孤岛,所送骆驼也被饿死。从此契丹多次袭扰高丽边界,将之视为打草谷对象之一。
这两国交恶,商贸自然无法正常往来。
高丽只能与倭国进行贸易,偶尔飘洋过海至中原行商。
只是飘洋过海风险太大,一旦遇到风浪,人货两空,很不值当。
走私就成为唯一之法。
不管是辽国自己的商人,还是高丽商人,还是幽燕的汉商,往来辽东都需要经过渝关。
正经的商人交关税,不正经的就上交走私税,他们叫做利钱。
渝关上下所有兵士都赚得盆满钵满,有点身份地位的更是给一群商人伺候得逍遥似神仙。
萧布里的上一任仅妾侍就二十几个,都是商人送来的。
放荡的倭国女,娇美的新罗婢,野性的蒙古娘们,甚至于中原名妓,什么样的都有。
萧布里哪里受得住这种侵蚀,很快就沦陷,成为欲望的傀儡。
十几年过去,萧布里当上了渝关关使,活成了自己少年时最讨厌的样子。
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各中快乐,非言语能够描述。
眼前的姜东家是萧布里一年前认识的,是一个茶商。
契丹人无茶不欢,利润极为丰厚,出手也阔绰,一来二去,两人就熟悉了。
这一次姜东家找上了他,走私的不只是茶叶,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萧布里直接起了疑心,说道:“前线失利,这跟你准备这些货物有什么关系?”
姜东家作揖道:“实话与萧关使讲,今日只怕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聚了。念在往日孝敬不断的份上,萧关使还望通融一二。当然草民不会亏待萧关使的……”
萧布里皱眉道:“此话怎讲?”
姜东家道:“草民在江南有些人脉,对于敌军主帅罗幼度有过耳闻。此人为中原天子称为张子房,给世人誉为小诸葛,用兵如神,确是当世少见的人物。此番我朝战败,恐无力回天,幽都府必然保不住了。中原得到幽都府,上下必然严控。短期内寻得破绽,购得中原物品,只怕难如登天。”
“中原的茶、绸缎、笔墨纸砚等我大辽稀罕之物,价格定成倍上涨。囤积些此类货物,做着最后一笔生意吧。”
萧布里摸摸点了点头,这确实说得过去。
姜东家顿了一顿,欲言又止,最终说道:“萧关使最好也做些准备,这幽都府一旦落陷,渝关将会成为重中之重的关键,朝廷必然会给关城增兵。那时,萧关使是听人家的,还是人家听关使的,就难说了。”
萧布里眼中也透着一股焦虑,这是他近日最担忧的事情。
渝关上上下下,六百名兵卒都烂到骨子里了。
这要有人接管渝关,只要随便一查,自己这些年干的事情都瞒不了。
杀头,都算轻的。
萧布里将心一横,说道:“今晚我可以放你入关,但这利钱,我要往常的三倍。”
姜东家变色道:“萧关使,您这也太狠了吧。”
萧布里目光灼灼,说道:“姜东家,别当我是傻子,真要如你所说,我大辽丢了幽都府,你手上的这批货价格不止上翻三倍吧?”
他伸出了三个指头,说道:“就三倍,一个铜子都不能少,不然你休想过关。”
姜东家长叹道:“好吧,三倍就三倍了。能够与萧关使相识一场也是缘分。”
“爽快!”萧布里起身道:“某今夜静候姜东家大驾。”
姜东家告辞离去。
萧布里脸色阴沉地目视姜东家离去的身影。
萧布里的侄儿萧于禅从屋外走入,问道:“叔父,这姜东家会不会有鬼?”
萧布里道:“并非没有可能,我们小心一点,别给他们骗了关城丢了性命就好。这些年,我们积攒了不少家业。过了今夜,我们跑吧,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当天夜里,姜东家浩浩荡荡的车队出现在了渝关关外。
有三十车货物,护卫加运夫共有。
萧布里看着楼下通红一片,高喊说道:除了车夫,所有人都退去三百步。”
姜东家出现在了城下,望着关城道:“萧关使,这是何意?”
萧布里大笑:“非常时刻,姜东家勿怪。你的这些货物,我安排人护送你们车队至关东。然后你们再分批次入关,免得我失人失关。”
姜东家长叹一声道:“萧关使,如此不信任姜某。也罢,就依关使之言。我们退去三百步,让关使安心!”
他们一行人退去了三百步。
萧布里谨慎到了极致,就这样也不敢开城门,安排人坐吊篮下城,左右巡视了一番,确定四周没有人埋伏,确定对方如实退后三百步之外,方才大胆地打开了关门。
百余名兵士瞬间上前,详细地检查货物。
如清单上一样,确确实实都是茶叶、锦缎、丝绸,还有笔墨纸砚等中原的稀罕物,萧布里这才放心下来,安排他们进入关隘。
车队徐徐向前,从渝关东门而出。过了十七辆车的时候,车轴突然断了,就卡在了东门正中间。
兵卒见状大怒:“什么情况?”
车夫一脸无辜,说道:“车轴断了,没法走了,得换车轴。”
兵卒见这前不前,后不后,只能道:“快些,别耍花样。”
偶像lz和经纪人ang《对世界上最喜欢的你》
他谨慎地抽出了佩刀。
车夫心惊胆战地搬着车上的货物,对后面吼了一声道:“都上来帮忙,这些砚台不搬下来,怎么修车轴。”
十余人在兵卒的默许下一拥而上。
他们默默地搬着货物,忽然约好一样,撒丫子就向关外跑。
兵卒暗叫:“不好!”
但关门给车队堵死了……
便在这时,在渝關東面的黑暗里,冲来了一队兵士。
领头的正是郭廷谓。
罗幼度的记忆里在渤海北部有一处叫秦皇岛,秦始皇东巡碣石,刻《碣石门辞》,并派燕人卢生入海求仙,曾驻跸於此,因而得名秦皇岛。
从津沽走过渤海,可以从此处抵达平州临榆,绕过渝关。
罗幼度并不知道他印象里的地理知识极不准确,且不说秦始皇这事,是真是假。
秦皇岛之名最早见于明英宗天顺五年,直到十九世纪末,岛屿才与陆地相连,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罗幼度这印象可坑苦了一直寻找登陆地点的大周水师。
他们花费了半个多月,仍是找不到所谓的登陆点。
眼看着时间紧迫,林仁肇选择在一处悬崖下,不是登陆点地方,强行登陆。
林仁肇这个登山涉水如履平地的“怪物”,徒手爬上了一处矮悬崖,放下了绳梯,将兵送到了渝关之东。
从而有了此次袭击。
郭廷谓憋了个把月,本来罗幼度是想让他挽扼渝关的,这个任务很重。
郭廷谓有这个实力担此重任。
结果一直找不到登陆口,郭廷谓就这样拖着,到现在还寸功未力。
郭廷谓虽然佛系,却也不甘于人后。他们南唐三降将,就自己寸功未力,哪能不急。
此刻如出关之猛虎,穿过车队,冲入了关中,手中铁枪不住地收割着契丹兵的性命。
郭廷谓高呼道:“廷讃,速度前往关左,莫要让一人走丢。”
他領着军队直接杀上了关城。
契丹兵的实力本不弱,可渝关这六百兵卒上上下下腐化到了骨子里,哪有半点骁勇之气。
直接给郭廷谓部当作牲畜一样宰杀了,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拿下了渝关。